沉寂之海

參與場次一覽


次回參加場次:CWT50


PageTop

水色



題目感謝:尤尼
圖片連結:https://images.plurk.com/C6WWOGeUZEmHPi2GMEng.jpg


他的主人將書房的一整面牆改建成了一座大型水族箱。
空無一物的透明箱子被安置上了各色水草與岩石,最後注入從遠方運來的海水。
為了使水族箱中的生物能夠順利生長,甚至將上方的建築全部拆掉,讓自然光能直接照射到水族箱裡。
被任命為監工的他邊檢查著水族箱的各項布置,邊思索著難不成最近在星系間大為流傳的流言是真的?
聽說已滅絕生物復育研究所,真的成功復育出了人魚。
在滅絕生物復育研究所剛成立的時候,他曾經跟著他家的主人去視察他們的研究項目。
從已經滅絕的普通動物到只存在於故事書中的傳說生物,只有他們想不到,而沒有這些研究員不敢嘗試的。
他的主人視察完畢後,和同僚簡單地開了個會,否決掉一些太過誇張的項目,就放任他們自己去研究了。
沒想到第一個成功的傳說生物項目會是人魚。
確認過水族箱的各處都完成得很好,他使用通訊器發了訊息將結果報告給他的主人。
議長閣下收到自家管家的報告時,正好在滅絕生物復育研究所聽研究員的介紹。
一池的人魚在眼前游來游去,有幾隻膽子比較大的還趴在池子邊一臉好奇地打量著他們。
身為聯盟高層,議長可以在研究院開放認養人魚後,優先挑一隻帶回家養。
想起他不久前意外發現的秘密,議長閣下的視線隨意地在池中掃了掃,將自己看中的人魚告訴隨行的秘書,讓他去辦其餘的手續。
管家先生發現議長閣下對新建好的水族箱不是很上心,只簡單地來看了一眼,吩咐他大約兩個月後已滅絕生物研究所會送一隻人魚過來,就再也沒進過書房。
深夜的大宅中,他最後一次巡視了宅邸的各個角落,將最後一站定在了書房。
書房裡只有一盞做成燭臺造型的小檯燈亮著,他謹慎地再確認了一次這裡的確是除了他以外空無一人後,偷偷關掉了書房正對著水族箱的那幾個監控鏡頭,順著水族箱旁新建好的爬梯爬到了最頂端。
對於他的異常舉動,早有準備的議長閣下在發現書房的某幾個監控被手動關閉後,又在自己的懸浮車裡等了一小段時間,才慢吞吞的往書房的方向走過去。
期待已久的時刻到來,久違的忐忑與緊張感佔據了近半的情緒,他站在書房中央,仰頭望著有一層半高的大型水族箱。
月光透過無色的水族箱頂端照射進來,或深或淺的青色水草隨著水波搖晃著,佇立在其中的岩石上攀滿了青苔,不時有一些體型較小的水生生物在附近游動或爬行。
在這蔚藍的水色中,被更大的水流驚起的小生物們突然四散而去,一隻人魚悠然地擺動著尾巴與身體,游到了靠近書房內側的這一面,與他對上了視線。
人魚大多都是美麗的,在他眼前的這隻人魚當然也不例外。
仍是他熟悉的黑髮黑眸,只是是由短髮變成了長髮,露出了平時被藏在眼鏡後的精緻面容,深藍色的魚尾隨著游水的動作在月光下像是閃著光。
議長閣下微微一笑,笑意裡難得地帶了點得意的味道。「你是不是有些事情應該要向我解釋一下啊?我的管家先生。」



PageTop

燈串



題目感謝:尤尼
題目圖片連結:https://images.plurk.com/O4GN4hz8AXg02XFtMEng.jpg



紫紅色的燈光鋪滿了灰黑色的地磚。
這真是個糟糕的周末前夜。他心想,疲憊地彎下身,將臉埋進併著的掌心裡。
這條街道的位置正好在他與女友的公司之間,彼此都有空的夜晚,他們會在下班後約好在這裡見面,牽著手在附近閒逛,走得累了就找一間小店坐下來吃點東西,喝個小酒,天南地北地隨意閒聊。
湊齊了天時地利人和,才好不容易有一個不需要加班的晚上,他發了訊息邀約女友來場久違的浪漫約會,等來的卻是女友冷淡的分手通知。
他想起了女友先前就曾經抱怨過幾次他們相處的時間太少,但因為工作太忙,加上最近頻繁地被公司派往國外出差,他只能勉強抽空回了一兩句空洞的安慰,然後再度投入工作中。
他不禁懷疑起了自己這麼沒日沒夜地工作到底是為了什麼?
原本計畫著存到一定的金額就有底氣向女友求婚,忙碌到幾乎想放棄的時候,總是咬著牙想著年終獎金能帶給存款的增幅而繼續硬撐下去。
可是現在的他,已經失去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了。
晴朗的夏日夜色姍姍來遲,已經落入地平線以下的夕陽散發著餘暉使人們眼中所見的天空變成了一種帶點奇幻氛圍的藍色。
街道上人來人往,隨著天色漸暗,路旁的店家也紛紛打開更多的照明燈。
「其實我每次看到這樣的裝飾,就很擔心這些身上掛了這麼多燈泡的樹會不會因為太熱死掉。」
突然響起的聲音離得很近,又有點耳熟,他抬起頭,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在燈串的照映下變成了奇怪的顏色。
太過震驚的結果是他呆了好半晌才乾巴巴地說了一句好久不見。
幸好久未見面的朋友只是笑了笑,隨即關心地詢問他為什麼會露出這麼沮喪的樣子。
「你剛剛真的太顯眼了。」他的朋友坐到他身旁的空位處。「四周不是情侶就是開心地準備開始過周末的人,只有你像是被全世界拋棄一樣一個人窩在椅子上。怎麼?該不會是被甩了吧?」
他沉默了很久,朋友意識到自己不幸猜中了真相,尷尬地轉移話題。
「咳、那個,我們這麼久沒見了,又剛好是周末,一起去喝一杯?」
之後他們去了以前常去的酒吧,在昏暗的環境與酒精的催化下,他開始向朋友訴苦。
越抱怨就越覺得苦悶,越苦悶就更想喝酒,喝到朋友終於看不下去直接搶走他手中的酒杯,醉到已經無法控制自己身體的他還試圖把酒搶回來。
他對這個晚上最後的記憶,是自己搶酒不成反而把酒潑在了朋友身上。
等他再度恢復意識,已經是隔天將近中午的時候了。
刺眼的陽光被厚重的窗簾擋在窗外,他忍不住蜷縮起身體,忍耐著宿醉後的頭痛打起精神觀察著陌生的飯店房間和自己。
身上沒有任何酒味,衣服被換成了飯店提供的睡袍,身體的某幾處地方有奇怪的瘀痕,和痠痛感。
靠近門口的浴室隱約傳來淋浴時會有的嘩啦水聲,他不安地努力想回憶起昨天喝完酒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追憶還沒有結果,在浴室裡沖澡的人就先關了水。
聽見水聲停止了的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滿腦子都是酒開頭性結尾的四字單詞。
浴室的門開了。


PageTop

期間限定的現世生活──網路番外特典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

PageTop

月台


題目感謝:沐閑
題目圖片連結:https://images.plurk.com/6ykeXqmVu9zVvv1vfy7w.jpg


陽光正好。
她坐在月台的椅子上,深色的小行李箱靠在一旁。
離她等的火車到站大約還有半個小時左右,她低頭玩了一會兒手機,玩得累了就抬起頭看看遠處的風景。
天空藍得沒有任何一絲白色的雲朵,因為有樹蔭遮擋的緣故,照射到月台上的日光不算多,是一個溫暖卻並不灼人的溫度。
她想起念小學的時候,老師總是會叮嚀他們要好好保護視力,看書或看電視不要離得太近,看半個小時左右就要起來活動一下,看看別的東西讓眼睛放鬆,或者是看看遠處的綠色植物。
綠色是對眼睛有益的顏色。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年幼的她將這件事奉為真理,即使在視力檢查後已經確定近視了,還是三不五時地眺望教學樓對面的綠色枝葉,希望能讓增加的度數不斷下降,最好能下降到沒有近視。
時序已近秋,視線所及的遠山與植物們不再是夏日陽光燦爛下那深淺不一的綠,乾燥的褐黃色悄悄佔據了部分色彩,
火車還沒有來,月台上依舊只有她一個乘客。
一陣溫暖的風不知從何處吹來,帶來了屬於植物的青色香氣,溫柔地拂過月台之上的所有事物,又悄聲無息地離開。
「車再不來我就要睡著啦。」她嘟嚷著,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就在她的意識將要陷入朦朧之際,列車漸漸駛近而發出的聲響驚醒了她。
終於來了!她坐直身體,視線隨著列車進站而移動,當持續減速的列車終於停下來時,在她的正對面正好是其中一個車門。
車門開了,綁著雙馬尾的少女慌慌張張地提著行李走下車,茫然地在月台上左看右看了好一會兒,才和她對上視線。
「嘿嘿嘿嘿。」少女咧嘴傻笑。
「嘿什麼嘿,早就跟妳說過要早點睡要不然會睡過頭,結果妳昨天晚上又熬夜打遊戲了對吧?」
少女心虛地撇開目光,辯解了幾句最近有活動之類的話語,最後還是說了再拖下去原定的時間又要往後延了,才讓她停止說教。
她翻起手腕看了看錶,深呼吸了一口氣,調整情緒。「那我們快點出站吧,先到旅館去放行李。」
火車在她們交談的時候就已經駛出車站,她們越過無人的剪票口,走了一小段距離來到公車站牌前。
她在陽光下瞇起眼,確認著下一班公車的發車時間。
少女則是安心地將所有事情交給她,偷偷摸摸地瞄了她好幾眼後,從包包裡拿出手機打開了遊戲。
這就是她們這趟小旅行的開始。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