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燈串



題目感謝:尤尼
題目圖片連結:https://images.plurk.com/O4GN4hz8AXg02XFtMEng.jpg



紫紅色的燈光鋪滿了灰黑色的地磚。
這真是個糟糕的周末前夜。他心想,疲憊地彎下身,將臉埋進併著的掌心裡。
這條街道的位置正好在他與女友的公司之間,彼此都有空的夜晚,他們會在下班後約好在這裡見面,牽著手在附近閒逛,走得累了就找一間小店坐下來吃點東西,喝個小酒,天南地北地隨意閒聊。
湊齊了天時地利人和,才好不容易有一個不需要加班的晚上,他發了訊息邀約女友來場久違的浪漫約會,等來的卻是女友冷淡的分手通知。
他想起了女友先前就曾經抱怨過幾次他們相處的時間太少,但因為工作太忙,加上最近頻繁地被公司派往國外出差,他只能勉強抽空回了一兩句空洞的安慰,然後再度投入工作中。
他不禁懷疑起了自己這麼沒日沒夜地工作到底是為了什麼?
原本計畫著存到一定的金額就有底氣向女友求婚,忙碌到幾乎想放棄的時候,總是咬著牙想著年終獎金能帶給存款的增幅而繼續硬撐下去。
可是現在的他,已經失去一直以來努力的目標了。
晴朗的夏日夜色姍姍來遲,已經落入地平線以下的夕陽散發著餘暉使人們眼中所見的天空變成了一種帶點奇幻氛圍的藍色。
街道上人來人往,隨著天色漸暗,路旁的店家也紛紛打開更多的照明燈。
「其實我每次看到這樣的裝飾,就很擔心這些身上掛了這麼多燈泡的樹會不會因為太熱死掉。」
突然響起的聲音離得很近,又有點耳熟,他抬起頭,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在燈串的照映下變成了奇怪的顏色。
太過震驚的結果是他呆了好半晌才乾巴巴地說了一句好久不見。
幸好久未見面的朋友只是笑了笑,隨即關心地詢問他為什麼會露出這麼沮喪的樣子。
「你剛剛真的太顯眼了。」他的朋友坐到他身旁的空位處。「四周不是情侶就是開心地準備開始過周末的人,只有你像是被全世界拋棄一樣一個人窩在椅子上。怎麼?該不會是被甩了吧?」
他沉默了很久,朋友意識到自己不幸猜中了真相,尷尬地轉移話題。
「咳、那個,我們這麼久沒見了,又剛好是周末,一起去喝一杯?」
之後他們去了以前常去的酒吧,在昏暗的環境與酒精的催化下,他開始向朋友訴苦。
越抱怨就越覺得苦悶,越苦悶就更想喝酒,喝到朋友終於看不下去直接搶走他手中的酒杯,醉到已經無法控制自己身體的他還試圖把酒搶回來。
他對這個晚上最後的記憶,是自己搶酒不成反而把酒潑在了朋友身上。
等他再度恢復意識,已經是隔天將近中午的時候了。
刺眼的陽光被厚重的窗簾擋在窗外,他忍不住蜷縮起身體,忍耐著宿醉後的頭痛打起精神觀察著陌生的飯店房間和自己。
身上沒有任何酒味,衣服被換成了飯店提供的睡袍,身體的某幾處地方有奇怪的瘀痕,和痠痛感。
靠近門口的浴室隱約傳來淋浴時會有的嘩啦水聲,他不安地努力想回憶起昨天喝完酒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追憶還沒有結果,在浴室裡沖澡的人就先關了水。
聽見水聲停止了的他忍不住吞了吞口水,滿腦子都是酒開頭性結尾的四字單詞。
浴室的門開了。


PageTop

期間限定的現世生活──網路番外特典

閲覽此篇文章需要輸入密碼
輸入密碼

PageTop

月台


題目感謝:沐閑
題目圖片連結:https://images.plurk.com/6ykeXqmVu9zVvv1vfy7w.jpg


陽光正好。
她坐在月台的椅子上,深色的小行李箱靠在一旁。
離她等的火車到站大約還有半個小時左右,她低頭玩了一會兒手機,玩得累了就抬起頭看看遠處的風景。
天空藍得沒有任何一絲白色的雲朵,因為有樹蔭遮擋的緣故,照射到月台上的日光不算多,是一個溫暖卻並不灼人的溫度。
她想起念小學的時候,老師總是會叮嚀他們要好好保護視力,看書或看電視不要離得太近,看半個小時左右就要起來活動一下,看看別的東西讓眼睛放鬆,或者是看看遠處的綠色植物。
綠色是對眼睛有益的顏色。不知道為什麼那時年幼的她將這件事奉為真理,即使在視力檢查後已經確定近視了,還是三不五時地眺望教學樓對面的綠色枝葉,希望能讓增加的度數不斷下降,最好能下降到沒有近視。
時序已近秋,視線所及的遠山與植物們不再是夏日陽光燦爛下那深淺不一的綠,乾燥的褐黃色悄悄佔據了部分色彩,
火車還沒有來,月台上依舊只有她一個乘客。
一陣溫暖的風不知從何處吹來,帶來了屬於植物的青色香氣,溫柔地拂過月台之上的所有事物,又悄聲無息地離開。
「車再不來我就要睡著啦。」她嘟嚷著,打了一個大大的呵欠。
就在她的意識將要陷入朦朧之際,列車漸漸駛近而發出的聲響驚醒了她。
終於來了!她坐直身體,視線隨著列車進站而移動,當持續減速的列車終於停下來時,在她的正對面正好是其中一個車門。
車門開了,綁著雙馬尾的少女慌慌張張地提著行李走下車,茫然地在月台上左看右看了好一會兒,才和她對上視線。
「嘿嘿嘿嘿。」少女咧嘴傻笑。
「嘿什麼嘿,早就跟妳說過要早點睡要不然會睡過頭,結果妳昨天晚上又熬夜打遊戲了對吧?」
少女心虛地撇開目光,辯解了幾句最近有活動之類的話語,最後還是說了再拖下去原定的時間又要往後延了,才讓她停止說教。
她翻起手腕看了看錶,深呼吸了一口氣,調整情緒。「那我們快點出站吧,先到旅館去放行李。」
火車在她們交談的時候就已經駛出車站,她們越過無人的剪票口,走了一小段距離來到公車站牌前。
她在陽光下瞇起眼,確認著下一班公車的發車時間。
少女則是安心地將所有事情交給她,偷偷摸摸地瞄了她好幾眼後,從包包裡拿出手機打開了遊戲。
這就是她們這趟小旅行的開始。

PageTop

葉樂,視線之後(2018,張佳樂生日賀文)



有時候張佳樂回頭想想都覺得自己和葉修正在交往這件事很玄幻。
雖然說目前只是在試試的階段,但是他,和葉修?
隨便找一個認識他們兩個的人告訴他張佳樂跟葉修正在交往,都會被認為是在開玩笑吧。
不過在交往的戀人都是怎麼相處的?
在過往的人生中都是單身狀態的張佳樂陷入了沉思。



世界上有三樣東西是無法隱瞞的,咳嗽、貧窮與愛。
韓文清退役以後,被霸圖俱樂部以顧問的身分聘請回來,已經是戰隊隊長的張新杰偶爾還是會去找他商討事情。
這天張新杰又敲響了韓文清的房門,難得露出了欲言又止的模樣。
「先進來說吧。」韓文清側身讓開了路先讓張新杰走進來,然後關上了門。
「我覺得,最近張佳樂有點奇怪。」沒有浪費多餘的時間寒暄,張新杰直接開門見山地說出來意,一一列出他覺得張佳樂不對勁的地方。
在訓練和比賽之外的時間明顯變得有點心不在焉,安靜了很多,在他們到某個城市比賽的時候,只要是自由時間都不見人影。
韓文清很難把安靜這個詞跟張佳樂聯繫在一起,如果有個榮耀職業選手的個性活潑度排行榜,大概也只有黃少天的排名能在張佳樂前面。
這樣聽起來,張佳樂最近的確有點奇怪。
韓文清思考了一會兒。「你的推論是什麼?」
「張佳樂可能是談戀愛了。」張新杰一臉嚴肅地回答。
俱樂部對職業選手的要求倒沒有不准談戀愛這一項,只是他們平時訓練的時間就很長,沒有訓練的時候不是打遊戲就是打比賽,幾乎沒有談戀愛的機會。
這也導致了榮耀的職業選手大多都是單身狀態。
談戀愛不是問題,重點是和誰談,談了之後會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張新杰的計畫是找韓文清一起去和張佳樂討論一下這件事,考量到這是屬於比較私密的事情,他認為這樣的人數比較有助於談話進行。
「那就找個時間,確定了再告訴我。」韓文清點點頭,同意了這個計畫。
還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現任隊長與前任隊長聯合會審的張佳樂,在吃完晚餐後就窩在自己的房間裡和葉修發訊息閒聊。
前幾天他們通電話的時候,張佳樂發現葉修家裡竟然有養狗,開始催他快點給狗照張相把相片發給他,或者發視頻也可以。
知道他喜歡這些毛茸茸的動物,葉修拍了很多照片發給他,還問他下次的夏休要不要過來他家看狗。
張佳樂還沒做好要跟葉修家人見面的準備,直接拒絕了。
後來他上網查了一下大部分的情侶會做些什麼事,發現他和葉修除了私底下聊天的時間比以前多了之外似乎沒什麼變化。
約會,沒有。
親吻,沒有。
更親密的事......當然也沒有。
比賽結束之後一起出去吃個飯應該不算約會吧?約會不都是去看電影啊,去逛街之類的那種才算嗎?
張佳樂盯著手機螢幕,想著要不要問問葉修下次見面的時候去看個電影什麼的,糾結了許久終究還是選了一部電影,把預告片的連結扔給葉修,說是朋友推薦給他的,問他要不要一起去看。



張佳樂站在電影院的大廳裡,壓低了帽沿,低調地往四周看了看。
先到的葉修已經買好了票,他們看的是深夜場,電影院裡的人不多,張佳樂很快就找到了站在角落的葉修。
「電影還有多久開場?」他問。
葉修從口袋裡摸出電影票,瞄了一眼時間。「還有差不多十五分鐘吧。」
剩餘的時間他們聊了一會兒榮耀上個星期新更新的東西,等到電影院的工作人員喊著他們要看的那部電影可以進場了,葉修很自然地抓過張佳樂的手,拉著他往影廳入口走去。
直到他們在位置上坐定,張佳樂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他們剛才牽著手。
他想起了在葉修對他告白前,他曾經抓到葉修偷親他的事情。
算了,還是順其自然吧。他想。頂多真的毫無進展的時候再上網找找解決辦法。
影廳暗了下來,音樂響起。
電影開始了。


後記
我可能太久沒寫文了,大難產ORZ
原本是想寫霸圖F4去拍雜誌封面或是粉絲給樂樂做生賀視頻之類的
可是寫不出來QAQ
後來翻了一下自己之前的坑,發現這篇沒填,想了一下有點靈感就斷斷續續接著寫了
張佳樂生日快樂!明年也會繼續為你過生日的!

PageTop

小巷



題目感謝:蝸牛月
題目圖片連結:https://images.plurk.com/3Qpxds1YTqJ8TtmXlcOy.png
https://images.plurk.com/6nWCz0SNxSLBBN82lcOy.jpg


好冷。
從溫暖的室內走到室外,迎面而來的冷風立刻喚醒了她昏昏欲睡的腦袋。
結束了今日在補習班的課程,周遭是三三兩兩同樣下了課的同學們,她偏過頭看了眼正結伴要到公車站去搭公車的人,抬起腳步往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
她現在的住處離補習班很近,就算是用散步的速度慢慢走回去也只需要大約十分鐘的時間。
刮過臉頰的風讓她忍不住拉高圍巾,試圖讓圍巾兼具口罩的功能,同時快步走到騎樓下,覺得從騎樓走應該多少能擋一點風。
開在騎樓中的店家在這個時間都已經拉下了鐵門,成排的機車占了大半走道,她就著街道另一頭透過來的路燈燈光穿過機車或雜物與建築之間的夾縫,來到了離家最近的巷子口。
昏暗的視線範圍一下子被巷子口的燈光照得亮了起來,她瞇了瞇眼,停在原地沒有繼續往前走。
這是她熟悉的日常景象。
都市中狹窄的生存空間使對種植有興趣的人家在沒有庭院的情況下,選擇用盆栽將植物放置在家門口或圍牆邊,甚至佔據了更遠的地方。
她的目光掃過隱藏在植物遮掩下的板車,順著攀爬上電線杆的爬藤植物來到後方樓房的一樓與二樓。
從她的角度望過去,明亮的燈光反而使樓房的某些地方昏暗不清。
剛才有人在看她。
有可能是錯覺,在她仔細打量四周後也沒有發現任何能證實這種感覺的線索。
又是一陣冷風吹過,她縮了縮脖子,屈服於入夜後越來越低的溫度。
還是早點回去吧。她想。
也許只是附近的住戶聽見小巷裡有腳步聲,隨意地往窗外探看了一下,也或許只是在附近遊蕩的野貓躲在某個角落警惕地盯著她瞧。
沒錯,應該只是她想像力太豐富了。
她重新抬起步伐,穿過小巷,往左拐,繼續向前,直到回到家門前。
將小巷一景與曾劃過心中的不安感拋至身後。



後記
第一篇練習獻給第一個給我題目的月月。
發現有劇情又要帶到場景其實還滿難的,以我目前的程度盡力了,不過沒有做到很好。
說到台灣的街道小巷,我印象最深刻的真的就是亂停車wwwww
本來可以讓兩輛車過的巷子,因為兩邊都有停車就變得只有一輛能夠行駛了。
忘記在哪裡聽過這樣的討論。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