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因與聿同人》選擇(太因)

副標:一太之三個願望一次滿足計畫之阿因篇

不想過度插手卻也無法視而不見,相較於自己近乎是旁觀的態度,對方總是不顧一切、勇往直前的去介入一些原本應該與他沒什麼關係的事件。

一開始只是有些好奇那人身上與他人不大相同的地方,然後在不知不覺中漸漸發現自己竟然無法放手。

要繼續堅持在遠處看著還是順從心意慢慢接近?

他必須做出選擇。




「一太。」

聽見有人突然叫住自己,早就習以為常的一太只是微笑著轉過身。「早啊,阿因。」

「早,一太。你今天怎麼沒有跟阿方在一起?」虞因除了自己原本就背著的包包之外手上還提著一袋疑似是食物的東西,往四周望了一圈發現另一個友人果然不在後有些困惑的皺起了臉。

「我今天不小心早到了。」一太用奇妙的答案回答了虞因的疑問,「你找我有什麼事嗎?」一開口就排除了虞因是想找阿方的選項。

早到還有不小心的?虞因努力克制自己不要露出奇怪的表情,當他看到一太的眼角餘光瞥向自己手中的餐盒時,立刻拿起餐盒解釋。

「喔,這個是我大爸做的一些點心啦,鹹的甜的都有,他說要送你。」虞因將手中的餐盒塞進一太手裡,轉過身往前走了幾步後又突然回過頭。「對了一太,你……」

仍然站在原地的一太靜靜的抬起眼,等著欲言又止的虞因把話說完。

「不,沒什麼。」最後虞因還是什麼也沒說,就這樣默默走向教室去上今天的第一堂課。

距離事件的結束已經約莫有一個月之久,看著手中沉甸甸的餐盒一太思忖著,這還是第一次虞因主動來找自己說話。

自從一太幫虞因解決了南部的那一群東西後,他知道自己的視力開始漸漸出現了問題,卻因為這不構成生活上的不便而不是非常在意。不過他身旁的人似乎都不這麼想。

雖然並不是很喜歡一間醫院跑過一間的檢查視力,但如果這樣能讓身邊的朋友們安心他倒不是很在意麻煩什麼的。結果最後還是功虧一簣。

「一太!」這次叫住他的是邊啃著吐司邊向他走來的阿方,「你今天怎麼這麼早來學校?」

「嗯,因為我覺得今天早點來會發生好事。」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現視線總是會在對方身上逗留的呢?坐在樹蔭下的一太悠悠哉哉的翻閱著手中的書本。

碰碰的打球聲與圍觀人群的笑鬧聲不時的從籃球場的方向傳來,不時有經過的學生會和視線暫時離開書頁的他打招呼,而他也都會回給他們一個友善的笑容。

今天虞因難得加入了打籃球的行列,而不是選擇立刻回家陪弟弟。一太望了眼不遠處正好在休息的那一群人,正好和虞因對上視線。

剛才碰巧遇到的時候虞因又塞了一個餐盒給他,說是他們家多做的梅子果凍。一太笑笑的看著虞因慌慌張張的瞥開目光,然後不知道被其他人說了什麼,運動過後原本就泛著紅暈的臉龐變的更加紅潤。

「那張臉,還真是藏不住事情呢……」

有點困擾。不管是虞因每隔幾天都會送給他的點心餐盒,或者是每次他那副想說什麼最後卻又把話吞回去的模樣。

「……一太,你的眼睛真的沒事嗎?」

當聽到詢問聲而抬起頭時,一太才發現自己竟然罕見的發呆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你盯著這一頁看已經很久了。」又結束一場籃球的虞因站在一太的前方,落下的陰影遮住了書頁的一角。

「真的沒事。」不是很想解釋,一太合上書本,注意到籃球場上的喧鬧聲並沒有結束。「你不繼續和阿方他們打球,是因為有話要對我說嗎?」

「你、你怎麼會知道?」虞因很驚恐,就算早就知道一太有準的要命的直覺,可是就連這種事都可以知道根本就已經不是人類了吧。

「有什麼話就說吧。」要怎麼樣他才能擁有點自知之明呢?一太微笑著等著虞因說明來意。

「我只是想來跟你道謝……」結果依舊是吞吞吐吐的回答。

「道謝?」

「之前被你請吃飯,是用請你一頓來還。可是你救了我一命……」

「所以你一直在想要怎麼謝謝我比較好?」原來是為了這個煩惱了一個多月啊。

「對啊,想了很久都想不出來,後來就想乾脆來問你比較快。」

「那就、以身相許吧。」

虞因瞪大了眼,不只是因為一太說出的話,還有對方看起來十分認真的語氣與表情。

下一秒,他的視線已經被那人總是微笑著的臉龐占滿。

因為已經做出了選擇,所以絕對不會放手。


全文完

後記
對不起我好弱(?
好不容易在大半夜的把這篇趕完,卻很驚悚的發現這篇結尾弱掉了
弱掉就算了重點是我改不好orz
一太你這個腹黑的傢伙好難寫啊(痛哭
阿因我太久沒寫你,你的感覺都不見了(再痛哭
啊、不過這樣被點的一太系列就結束了呢。有誰要繼續嗎?(住手!

PageTop

《因與聿同人》雙人套票(太方)


副標:一太之三個願望一次滿足計畫之阿方篇

「一太。」

聽見自己名字的一太抬起頭,看著從剛才就一直站在自己面前卻不開口的友人,露出微笑。「阿方,怎麼了嗎?」

「你下個禮拜、呃,不對,是這個禮拜六有沒有空?」阿方沒有像往常直接坐到一太的身旁,開口發問的語氣裡很明顯的有著我很苦惱的意思。

「小海又做了什麼嗎?」大約猜的出阿方在煩惱的應該是他家獨特的妹妹,一太決定在討論這件事之前先拉對方坐下。仰視很累。

「……一太。」似乎是突然下定了決心,在肢體語言上表現的很明顯的前任擺平者搭住了一太的肩膀。「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電影?」

「好啊。」幾乎沒有什麼猶豫的一太很爽快的就答應了。「什麼時候?」

「這個禮拜六晚上。」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邊抓著睡亂的頭邊下樓的虞因在美好的假日清晨第一個看到的就是不屬於這個家的人。打開的電視裡不斷傳來新聞裡主播播報各地新聞時千篇一律的語調,坐在電視機前翹著二郎腿用手搧風的小海聽到聲音懶洋洋的回頭一看。

「呦,老娘來找條子杯杯來度過美好的假日。」伸出沙發的那隻手上有著很可疑的兩張票劵隨著擺動的動作晃啊晃的。「可是條子杯杯好像在忙,所以就先坐在這邊等。」

什麼叫度過美好的假日?被驚恐到的虞因馬上衝到廚房去找自家正在忙著準備早點的老爸。大爸該不會終於決定要吃嫩草了吧?他一點也不想要一個比他還年輕的後母啊!

「阿因,不要用跑的,很容易跌倒。」虞佟拿起餐盤在虞因的頭上輕敲了一下後,把已經放上荷包蛋和火腿的餐盤塞進虞因的手裡。「幫忙拿到餐桌上去。」

「啊……喔,好。等等!大爸你該不會已經答應……」虞因下意識的接過餐盤要往外走,卻突然想起來自己跑來廚房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幫忙端餐盤。

「答應什麼?」簡單的收拾著剩下的食材,聽見虞因問話的虞佟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約會啊!」那兩張票一定不是電影票就是什麼遊樂園的票啦!

聽見聲響也跑來廚房想要幫忙的小聿一聽到他們的對話,原本面無表情的臉孔很明顯的愣了一下。約會……?

「你在胡說什麼?什麼約會?」虞佟比照塞給虞因的的份量也塞了一個餐盤給小聿,又困惑了半秒後才突然聽懂了虞因在說什麼。「小海只是來我們家吃早餐。」……應該吧。

最好是啦!捧著餐盤跟小聿走到餐桌旁,用視線餘光偷瞄小海的虞因吐槽著自家擺明了想逃避現實的老爸。「對了,二爸呢?還在睡?」

「昨天、沒回來。」細細的聲音從紫眼的少年口中吐出,似乎和虞因一樣有點在意小海的他也是時不時的瞄向癱在沙發上的小海──還有她手中的兩張票劵。

喔,又漏夜偵訊是吧?已經習以為常的虞因乖乖的坐在餐桌旁,等自家老子從廚房出來後正式開飯。

「小海,一起來吃早餐吧。」收拾完畢後從廚房中走出的虞佟勾起嘴角,看見躺在沙發上的少女一秒跳起來衝到餐桌坐下。

「條子杯杯,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電影?」用早餐用到一半的時候小海突然抽出那兩張票劵然後發出約會邀請。

「咳!咳咳咳咳……」餐桌上的其餘三人立刻被嘴裡的食物嗆到。




「被拒絕了吧?」聽完阿方說完事情的始末,露出了然表情的一太笑笑的猜測著。

「如果阿因他爸接受了我會覺得更可怕。」阿方想起昨天阿因是怎樣一臉驚悚的把那兩張票塞給他,「小海好像說是她的小弟送她的。」

「阿因為什麼不帶他的那個弟弟去看?」一太接過阿方遞過來的電影票,看到片名後馬上明白為什麼阿因選擇拿來還而不是直接用掉。「那我們星期六見吧。」

看起來就是那種為了撿便宜而買的雙人套票上,光是名稱就讓人覺得很不舒服的片名分類是──會有一堆阿飄亂跑的恐怖片。




「一太!」已經提早到集合地點的阿方一看到比他還早到的一太其實沒有什麼太驚訝的情緒。「等很久了嗎?對了你的眼睛……」

「我也才剛到。不用擔心我的眼睛,該看的時候還是會看的到。」一太神色自若的抽走阿方手上的電影票走到販賣櫃檯前領取他們的飲料和爆米花。

燈光昏暗的電影院大廳裡鋪滿了紅色的地毯,飄散在空氣中的除了食物的香氣外還有一種屬於電影院的淡淡氣味。三三兩兩一起來看電影的人們或坐或站等著電影開場前的十分鐘要進場,站在通道入口處的工作人員偶爾檢視著客人遞過來的票劵。

「不過,為什麼是恐怖片?」阿方接過一太手中的飲料和爆米花,將吸管插進杯子後喝了一口。幹嘛沒事花錢嚇自己。

「這應該跟情侶一起進鬼屋是同樣的道理。」

情、情侶?馬上理解對方意思的阿方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就算小海跟阿因他爸一起來看,他確定小海一定不是被嚇到往另一個人身上縮,而是會邊吃爆米花邊抱怨好無聊。

「來看這場的情侶好像不少。」一太拿起一顆爆米花丟進嘴裡,視線環繞了大廳一圈後又回到阿方的身上。「阿方?你在看什麼?」

「咦?喔……沒有啦,爆米花沾到你的衣服了。」伸出右手將黏在對方衣領上的爆米花屑捻起,才正想要把手抽回來的同時一太卻伸出舌頭將手指上的白色碎屑舔去。「一太!」

「不可以浪費食物。」一太收回舌頭,再度拿起一顆爆米花放進嘴裡咀嚼。

「不是這個問題吧!」受害者阿方漲紅了臉,完全猜不出友人的舉動到底是為了什麼。

「啊,時間快到了,我們準備進場吧。」

當電影開始、燈光全都暗下之後,除了螢幕之外有時就連身旁的人的臉也看不清楚。阿方聽著偶爾從螢幕裡與四周傳來的尖叫聲,漫不經心的看著電影劇情的進行。一點也不恐怖啊。他看著螢幕裡正在爬行的鬼,喀滋喀滋的吃著放在腿上的爆米花。

「哇啊!」突如其來的尖叫聲正好在另一隻鬼怪出現時發出而隱沒到眾人的叫喊聲裡。他戰戰兢兢的先是將快到倒下的爆米花桶扶好,然後再轉頭望向肩頭上突然出現的重量。「一太……?」

淺淺的呼吸聲在耳邊一高一低的響起,利用些微燈光打量著一太現在的狀態,阿方心情很複雜的發現對方的爆米花桶已經空了。他認識一太這麼久怎麼都不知道他這麼喜歡吃爆米花?就連要睡也是等爆米花吃完才睡。

不屬於自身的溫度透過接觸的地方緩緩的傳開來,阿方不自在的扭動了下身體,注意力已經完全不在電影上。很想把放在自己肩膀上的那顆頭挪回去,卻又害怕會吵醒一太。

然後電影迎來了結局。

「阿方,電影演完了。」在阿方還在考慮要不要叫醒一太的時候,在別人肩膀上睡的正香的那個人很自動自發的睜開眼,甚至發表了睡眠感言。「你的肩膀還蠻好睡的。」

被當成臨時枕頭的阿方無言的看著站起來準備走出去的一太。他是不是被一太整了?

「下次再借我睡吧。啊、大腿睡起來說不定也不錯。」

「你不要說這種會被人誤會的話啊。」他喃喃的抱怨著,試圖假裝自己沒有發現附近幾個觀眾投來的微妙眼神。

不過,這真的只是開玩笑嗎?跟著站起來的阿方喝掉最後幾口飲料和一太往出口走去。


全文完



後記
感謝響學長給我的靈感(?
寫這篇的時候一太舔手指的那段讓我臉紅到寫不下去啊
明明只是舔手指而已!!
咳、所以這是友人點文想看一太的第二個CP(請看副標
接下來當然也只剩那個配對啦,有靈感就會寫
話說每次寫因與聿的同人字數就會不小心往上攀升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篇最苦惱的其實是我跟阿方不熟啊啊啊啊
希望大家會喜歡,覺得有哪裡崩掉了也請不要打我
不過可以留言抱怨沒關係請盡量留言吧!


PageTop

《因與聿同人》惡夢(聿因)


身體的主控權彷彿已經不在自己的身上,黑暗、絕望、恐懼……

啪。

「……小聿。」還未適應燈光的雙眼閉了閉,被拍醒的虞因困惑著為什麼自家弟弟會坐在自己身上還擺出了有點生氣的表情。「你在我房間做什麼?」

時鐘顯示的時間是凌晨三點四十五分,坐在虞因身上的聿一點從他身上爬下來的意思也沒有。

「小、小聿,你先從我的身上下來好不好?」

「夢……是什麼?」

啊?虞因呆了一下。小聿說話了,小聿竟然在沒有威逼利誘的情況下說話了。

「夢、是什麼?」

虞因納悶的看著莫名堅持要得到答案的聿,考慮了下後還是決定先回答對方的問題。「我不記得了,反正應該只是一般的惡夢吧。」例如被不知名的東西追之類的……

「說謊。」丟下這兩個字,看起來很明顯就是在生氣的聿從虞因身上爬下來,啪搭啪搭的跑出了虞因的房間。

所以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完全一頭霧水的某人在什麼都搞不清楚的情況下只好選擇繼續睡覺。




早晨。

「阿因,等一下可以麻煩你載小聿去圖書館嗎?」虞佟在出門前,像是想起了什麼事般的這樣詢問著自家大兒子。

「圖書館?」虞因訝異的看向坐在他身旁看電視的聿,「你要去圖書館做什麼?不是說好要在家裡打電動,然後去吃點心屋嗎?」

緊盯著電視螢幕的聿只是淡淡的看了虞因一眼,然後舉起手機。『有想要看的書。』

「阿因、小聿,你們吵架了嗎?」感覺到氣氛似乎不大對,憂心於兒子們相處問題的好爸爸忍不住開口。

「什麼吵架?根本是這傢伙單方面的在生氣!」莫名其妙火氣也上來的虞因指著面無表情的聿,「從昨天晚上就很奇怪,你到底是在氣什麼?」

『上班要遲到了。』沒有理會正在怒吼的虞因,聿逕自跑到虞佟的眼前提醒他時間。

「可是……」虞佟皺了下眉,隨即又恢復了臉上的笑容。「好吧,那麼我回來的時候你們要和好喔。」

客廳裡的兩個孩子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所以說你到底是在氣什麼?」等到虞佟出門後,虞因這樣問著自家弟弟。「如果我做了什麼讓你不高興的事,我道歉。但你總要告訴我原因吧?」

『我要去圖書館。』

「你……!」

紫眼睛的孩子固執的和虞因大眼瞪小眼。

……可惡。虞因抓了抓頭髮,嘆氣。自己怎麼老是被他吃的死死的?

「去圖書館就去圖書館,我載你過去。」




夜晚。

虞因帶著鬱悶的心情爬上床準備睡覺,原因是自家弟弟直到剛才都是對自己抱持著忽視的態度。生氣就算了,最讓他沮喪的是他完全不知道小聿在氣什麼。莫名其妙就被忽視的感覺……真是太糟糕了。

喀喀。沒有上鎖的門把開始轉動,聽見聲音的虞因將視線轉向房門口。

出現在房門口的是抱著枕頭的聿。

「小聿?你不生氣了?」

聿安靜的走進虞因的房間,順手把門帶上之後就維持著抱著枕頭的姿勢走到虞因的床邊。漂亮的紫色眼睛定定的看著虞因,在對方不說話的情況之下虞因也只好像往常一樣開始猜測他想做什麼。

「呃……小聿,你是想跟我一起睡嗎?」

紫眼睛的孩子點了點頭,然後很自動的爬上床,安置好自己的枕頭後就躺在床上等虞因也躺下來。

這樣……應該算是他們和好了吧?跟著躺下來的虞因很快就沉入了夢鄉。



半夜。

「佟,你在看什麼?」正準備要進房間好好休息的虞夏看見雙胞胎兄長悄悄將眼睛湊上大兒子房間的門縫時,發出了疑問。

「阿因跟小聿好像和好了,嗯,不過……」虞佟安靜的將房門關好,微笑著的臉龐看起來有種複雜的感覺。「他們的感情真的很好。」

「啊?」


全文完


後記
不好意思請讓我在這裡吐槽一下阿因
就算你威逼利誘,小聿也是不會說話給你聽的!
這篇只是因為我很想寫就寫出來了
啊啊小聿好可愛
如果有任何崩掉的地方請多包涵(望上

PageTop

《因與聿同人》偶遇 (太夏)


副標:一太之三個願望一次滿足計畫之夏爸篇

凌晨三點十五分,寂靜的街道兩旁是一個個拉下的鐵門,還未到開店時間的商店街除了便利商店還亮著燈光之外,整個街道上是一片寂靜的黑。

昏暗的街燈下,剛結束一個案子的虞夏從警局走出,打算去便利商店買點吃的再回家睡覺。

便利商店的自動門打開又關上,微冷的冷氣風迎面而來,虞夏走到放飲料的冰箱前。

「搶劫!不要動!把、把錢拿出來給我!」帶著安全帽拿著菜刀的男人突然衝進來,手中的菜刀直指著店員威脅。「快點!」

喔?搶劫嗎?透過玻璃的倒影望見事件發生的虞夏冷冷一笑。

便利商店的店員一邊發著抖一邊膽怯的看著持刀的男人,受到驚嚇的臉上毫無血色。

「快點!不要拖拖拉拉的!把所有的錢都拿出來!」

「我、我知道了。」店員慌張的打開收銀機,準備把收銀機裡的錢全部交給正拿著刀揮舞的男人。

「喂,現行犯,準備好挨揍了嗎?」

回過頭來的男人看到了一張猙獰的娃娃臉。




當一太走進這家便利商店時,看到的就是這副景象。

「喂,嗯,就在旁邊的便利商店,馬上過來處理掉!」掛掉電話後的虞夏惡狠狠的往已經被揍得爬不起來的現行犯踢了好幾腳。「敢在警局附近搶劫,你膽子不小嘛。」

「虞警官?」發出叮咚聲音的自動門在他的身後關上。

「啊?」踹犯人踹到一半的虞夏望向便利商店的門口,看見一個只有些微印象的臉孔。

「虞警官不記得我了嗎?」一太露出了慣有的微笑,「我是阿因的同學。」

「我記得。」虞夏沒什麼好氣的打斷了一太的話,由於缺乏睡眠而開始隱隱作痛的頭正愉快欣喜的朝他發出你完蛋了的訊息。「佟後來有跟我提過你。」

「虞警官今天又加班了嗎?真是辛苦呢。」自然而然的忽略掉躺在地板上發出微微呻吟的犯人與躲在收銀台後方瑟瑟發抖的店員,凌晨卻還在外遊蕩的某大學生微笑著走到咖啡機的旁邊。

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便利商店即使不是白日也亮如白晝,在日光燈下從容的沖著咖啡的一太渾然不覺自己成了店內所有人的目光焦點。

「虞警官有想喝什麼嗎?我請客。」

「不用,我等局裡的人把這個傢伙回收之後就要回去補眠了。」繃著張臉,虞夏又順腳踢了依舊倒在地板上起不來的現行犯。

「真可惜。」一太拿起咖啡杯後,在收銀台上放上數量剛好的零錢。「我會期待下次見面的,虞警官。」

叮咚。

「啊、先、先生,發票……」

「閉嘴!」




其實只是一種連自己也說不清楚的奇妙直覺,就是覺得自己如果現在出門的話,應該會發生甚麼好事。一太走在白日喧囂的街道上,這裡是屬於人潮較多的商圈範圍。

「啊啊啊啊啊──搶劫啊!那個人搶走了我的項鍊!」尖叫聲從某處傳來。

搶劫嗎?最近還挺常遇到這種事。一太笑笑的看著逐漸往自己方向逃跑的現行犯。騎著機車的兩個身影正以飛快的速度接近。

碰。

還來不及出手的一太看著那輛明顯超速的機車在離他三公尺的地方倒下,車上的兩名搶匪像是被打翻的彈珠一樣滾落到一旁的地面上。

「還想跑?很有種嘛,嗯?」突然冒出來的虞夏凶狠的各踩了兩名犯人一腳,原本還想繼續逃跑的他們因他的動作而再一次和柏油路有了親密接觸。

「虞警官,我們又見面了呢。」

「怎麼又是你?」虞夏的語氣裡完全聽不出任何因為再相遇而產生的喜悅之情,「沒事就給我滾遠一點,不要妨礙我們逮捕犯人。」

「我只是正好路過罷了。」一太看了看那些因為看到搶劫案紛紛停下腳步圍觀的路人。「就和他們一樣。」

虞夏不耐煩的嘖了一聲,不打算繼續和一太閒扯下去,現在最要緊的是等執勤的員警過來把犯人逮回警局去。

「那麼、虞警官,我先走了。很高興今天能遇見你。」

對於一個除了在命案現場跟警局最常出現的人來說,能在其他的地方遇見他也可以算是一種奇蹟吧。一太心裡轉著對其他人來說也許是不可思議的念頭。

緩步走上歸途的他似乎還能聽見虞夏喝斥眾人的聲音。




「喂?一太?你怎麼會打來?」正在和聿對打電動的虞因意外的接到了一通電話。

「二爸?你問他的事情幹麻?喔……對啊,他這幾天是放假沒錯。聽說是上面要來視察,所以要他休假幾天先不要去警局。」

「也不是什麼麻煩啦,只是剛好碰巧有一個案子……啊?什麼?」

聿看著說完電話就整個人呆掉的虞因,又看了看顯示著暫停的遊戲畫面。『怎麼了?』他將發著微光的手機畫面轉向對方。

「沒、沒什麼啦,剛剛一太打電話過來問二爸的事……以後我們家可能會很熱鬧。」

『熱鬧?』納悶的打上自己在意的關鍵字,聿繼續追問。

「咳、總之不是壞事就對了。」虞因將注意力轉回他們剛才正在玩的遊戲上,毫不猶豫的按下開始鍵。「這次我一定要贏你!」

眨了眨眼,大概猜的到發生了什麼事的聿放下手機,繼續玩起遊戲。

希望二爸知道是自己透露他的情報給一太之後不會揍他揍的太慘。稍微分心想著電話內容的虞因在瞬間就被聿秒殺。

「啊──小聿你也太狠了吧!」


全文完

PageTop

《因與聿同人》記號(聿因)

這是個與往常沒有什麼不同的早晨。廚房裡依舊在清晨的時候傳來令人忍不住食指大動的香氣,比平常起床時間還要早一點清醒的虞因一下樓就看到已經坐在沙發上等著吃早餐的聿。

「幹麻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偶爾也是會早起的!」無法無視聿在看到他的瞬間一整個瞪大了眼做出超驚訝的表情,難得早起的他憤憤不平的向對方抗議。

「阿因,一大早起來不要大吼大叫,會吵到鄰居。」正在做早餐的虞佟從廚房探出頭來,叮嚀自家兒子不要發出噪音干擾到住家安寧。

『為什麼這麼早起來?』紫眼睛的孩子一等到虞因坐在自己身旁後,立刻把手機上的文字轉向他的方向。

「……只是作惡夢而已,然後被嚇醒了,就這樣。」

惡夢?電視上模糊的光影照映在虞因因為剛睡醒而有些愛睏的臉上,看著他的聿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有種對方似乎哪裡不大一樣了的感覺。

是錯覺吧?

「啊、話說回來現在已經七月了說,難怪最近常常看到電視上都在放一些靈異節目。」難道他們就不怕放什麼招來什麼嗎?正手持遙控器轉來轉去的虞因感嘆著。

「可以吃早餐了。」虞佟的聲音再度從廚房裡傳來,「小聿,可以麻煩你來幫我端東西嗎?阿因,去叫你二爸起床。」

才剛把沙發坐熱的兩人因為虞佟的話而各自站起身,等到虞佟和聿把碗筷都擺好後,才看到虞夏與虞因從二樓走下來。

「大爸你怎麼沒有先告訴我二爸昨天工作到半夜才回來────!」走在虞夏身後的虞因邊哀哀叫邊揉著自己的肩膀,想來大概又是在他要叫人起床的時候被沒睡飽的某人拿來當出氣筒了。

已經習慣了的虞佟沒有理會自家大兒子的抱怨。「阿因,今天下午你可以幫我們去圖書館接小聿嗎?我們今天會晚一點回來。」

「喔,好。反正我今天的課也剛好到下午而已。」




「哇噢,阿因大哥哥,你今天黑眼圈特別重耶。昨天夜戰的太晚了嗎?」坐在前頭的女性友人一看到阿因進了教室,馬上轉過頭來調侃。

「夜戰個頭,只不過是做了個惡夢也可以被你說成這樣。」

「別否認了,我都看到你的手臂上有紀念品了喔。」李臨玥指著虞因手臂上的齒痕,一副完全不相信他的表情。「沒想到阿因你竟然早就被吃掉了,好可惜。」

「……這個齒痕是意外。還有你是在可惜什麼?」虞因看著手臂上異常完整的齒痕,下意識的想到了自家老是喜歡咬他發洩情緒的弟弟。

「喔……是意外啊。」

決定不要理會認識多年的損友刻意拉長的語調,虞因在看到教授進門的同時也知道對方的調侃大概只到這裡為止。

「阿因,看來你完全不明白留下痕跡的意義啊。」用憐憫的眼神望了虞因一眼,李臨玥拋下最後一句話後就回過頭去當起好學生來了。

痕跡的、意義?




「小聿,抱歉,你等很久了嗎?今天我們教授比較晚下課……」

聿搖搖頭,翻出包包中的手機打上語句。『沒有等很久,今天老師也晚下課。』

「啊、這樣好了,我們回家的路上順便去買蛋糕。我記得昨天冰箱裡的蛋糕好像吃完了的樣子。」

眨了眨眼,沒什麼意見的聿爬上機車後座,雙手環過虞因的腰,收緊。前方傳來的溫度十分溫暖,就像每次當他看見對方的笑容時,從心底緩緩升起的感覺一樣。

紫眼睛的孩子閉上眼,嘴角揚起名為安心的弧度。

「坐好了嗎?那我們就……小聿,不可以睡著啊。會掉下去!」虞因轉過身,伸出手想扶住聿以防他真的掉下去,卻意外接收到對方埋怨的眼神。

「啊!小聿你又咬我!」再度被襲擊的虞因發出抗議,試圖將自己的手臂從聿的嘴裡拔出。

「這個是、記號。」細細的聲音從聿的口中吐出。是阿因只屬於我的記號。

啥?什麼記號?是那種野獸會在自己地盤上留下爪痕的那種嗎?虞因驚恐了。


全文完


Page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