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林方,瘀青



見過林敬言卻又和他不熟識的人總認為他是個斯文的好人,待人接物挺溫和的,感覺是個很適合去當老師的人物。
對此方銳的反應是無比痛心疾首大呼這根本是詐欺,你們是沒看見老林流氓起來那勁,去當老師那是禍害國家未來幼苗。
榮耀聯盟第十賽季的全明星賽林敬言和方銳都沒入選,先不管報章雜誌或網路上是如何對這對前搭檔的一同落選大書特書,所有選手坐在一起看比賽的時候倒是沒看出他們有什麼特別失落的情緒。
休息時間職業選手們三三兩兩的湊在一起閒聊,方銳跑去找林敬言交換了下近況,忽然說想要去參觀一下林敬言的宿舍。
林敬言想了想說好,轉過頭朝正在交談的韓文清和張新杰報備他會帶人回去,剛跑去別的地方串門子回來的張佳樂聽見方銳會跟著他們回去,拍拍他的肩膀告訴他霸圖食堂做得點心特別好吃,甜的鹹的都有,餓了可以支使林敬言去翻食堂冰箱。
接近結束的時候林敬言傳了簡訊就帶著方銳先溜了,走的是選手們專用的通道,還沒到散場時間走道裡空蕩蕩的,方銳正大光明的牽住林敬言的手,偏過頭問他霸圖食堂做得點心是不是像張佳樂說的那樣好吃。
嘴饞了?林敬言笑了笑。看個人口味吧,我是覺得挺好吃的。
那待會記得拿幾個給我嚐嚐。方銳咂咂嘴,跟著林敬言走進霸圖俱樂部。
在去宿舍前,林敬言領著方銳在一些比較無關緊要的地方晃了兩圈,最後從食堂冰箱裡順走了好幾個點心。
霸圖身為榮耀聯盟裡數一數二財大氣粗歷史悠久的俱樂部,分配給選手們的宿舍都是單人房,附衛浴又頗寬敞,方銳坐在椅子上把點心吃了,吃著吃著,就這麼吃到了床上去。
隔天林敬言醒來時人在地板上,睡了一晚上地板起來後腰痠背痛的,他搥了槌肩膀,看著呈大字型霸佔了他整張床的方銳。
就算是加大的單人床塞兩個人還是太擠了點。他想。瞥見因為昨晚太激動掐在方銳腰上的瘀痕,又覺得如果不是枕邊人睡熟了以後睡相太差,這樣的大小其實剛剛好,挨在一起多方便。



方銳睡醒時覺得有種特別饜足的感覺,像是為了省錢三餐都只吃吐司加開水的人總算能好好吃上一頓肉,他閉著眼偷偷在床上摸索著想要給林敬言來個驚喜,摸了老半天才發現原來只有他一個人還待在床上。
等等。從林敬言床上爬起來的方銳嚴肅地開始思考著昨晚他倆是怎麼睡著的。
方銳的睡眠習慣一直都不大好,嚴重的時候還曾經出現過半個身體在床上半個身體懸在半空中的姿勢,連他父母都曾經感嘆過這孩子不知道是怎麼睡成這樣,最難以解釋的是他竟然從來沒有一次摔下床過。
自己一個人睡時還好,睡相再怎麼差勁只要不會滾下床去都沒什麼大問題,但要是跟人一起睡那問題可就大了。
方銳和林敬言好上之後也曾經嚐試過要睡在同一張床上,在林敬言不知道第幾次被方銳踹下床後,他終於想出了能讓兩個人好好在床上睡到天亮的法子。
簡單來說就是用他的手腳把方銳的手腳纏起來,讓方銳就算睡著了也沒辦法亂動,雖然這樣的睡姿不是太舒服,不過總算能一起睡到天亮的兩人都對這樣的方法很滿意。
昨天晚上大概是他們太久沒一起睡,又加上做完之後他們都睏得要死,沒人記得方銳睡相差這回事就直接睡了。
所以他昨晚是又把老林踢下床了嗎?方銳反省了幾秒,反省結束時正好林敬言從浴室裡走了出來。
新的毛巾和牙刷都幫你準備好了。林敬言戴上他的平光眼鏡,看方銳一副還沒睡醒的模樣,忍不住彎下腰在他臉上捏出個紅印子。快去洗臉刷牙,弄好帶你去食堂吃早餐。
方銳的回答是兩手並用的在林敬言臉上回扯了兩個紅印,趁林敬言還愣在原地時悠悠哉哉的晃進浴室裡梳洗。



晚上的全明星賽依舊精彩,總算等到人歸隊的陳果興致勃勃問著方銳霸圖俱樂部裡長什麼樣,方銳沉吟好半晌才告訴她就長得和其他俱樂部差不多。
你這不是說了和沒說一樣嗎!陳果瞪他。
嘉世還沒拆之前老闆娘你不是去過嗎?就和那差不多啊,部門配置的地方不大一樣而已。方銳連忙在陳果準備要行兇前解釋,末了還舉起手伸了個懶腰活動活動身體。
對他的解釋不是很滿意的陳果哼了聲,眼尖的看見方銳隨著動作拉起的衣服底下露出了泛著青紫色痕跡的腰間。
那是什麼?瘀青?她問,方才的不滿立刻轉為八卦般的好奇。
方銳僵了僵,笑得特別燦爛,特別自然的把手放下來,讓衣襬重新遮住被捏出瘀痕的腰。老闆娘,不帶你這樣戳人痛處的。他沉痛的指控。
啊?陳果茫然了。
我這痕跡是睡相不好掉床下去撞的。方銳繼續沉痛。你說我這麼大一個人了,要在別人面前承認自己因為睡相差掉到床下去是多麼丟臉的事情。不說這些了,我們還是專心看比賽吧。
被哄騙成功的陳果重新將注意力放回台上的比賽,方銳則是掏出了手機發了一條訊息給林敬言。
六個字,簡單明瞭。
下回不准掐腰!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