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林樂,陽台



*群作業


霸圖俱樂部分配給選手們的宿舍,每間都附有一個小陽台,可以讓選手曬衣服、抽菸、放雜物,或者是做一些別的事情。
但應該不包括無視於可能會掉下去的危險,從自己的陽台爬到隔壁鄰居的陽台上這種事。林敬言瞄了眼蹲在他陽台上擺弄花草的張佳樂,心情有些複雜的想著。
林敬言還記得剛搬進霸圖宿舍不久的時候,他第一次看見張佳樂爬陽台嚇得趕緊跑到外面去確認他們住的樓層就算摔下去大概也不會摔死人,回過頭來才發現驚嚇的源頭正興致勃勃的開始參觀起自己的房間。
同為第二賽季出道的選手,林敬言和張佳樂彼此之間還算是熟悉,當初張佳樂突然宣佈退役的那陣子他還感慨了幾天,卻沒想過才過了一年多他們就成了隊友。
之後林敬言還是忍不住問了張佳樂為什麼要爬陽台過來,綁著小馬尾的那人回過頭喔了一聲,告訴他其實只是覺得他們兩個房間陽台距離挺近想要爬爬看而已。
要是不小心掉下去了怎麼辦?林敬言無言了好半晌。
喊人救我啊!張佳樂回答的理所當然。
「好了,這樣就行了。」張佳樂拍著手掌蹭掉沾黏在手上的泥土,借了林敬言房間裡的浴室洗了手。
「我原本以為你之前訪談那時說認得一百種花是開玩笑的,沒想到你對這些花花草草還挺有研究。」林敬言遞了瓶飲料過去,當作是張佳樂幫他救活花草的謝禮。
張佳樂聳聳肩,扭開瓶蓋喝了一大口。「以前被問的多了,就去找些資料順便學一學,也不是多難的事。」
事實上那幾盆擺在陽台上的花草還是剛來霸圖那幾天張佳樂多買送他的,美其名曰蒔花弄草可以陶冶性情,結果沒過幾分鐘張佳樂就向他坦承他只是不小心多買了幾盆。
好歹也算是一種心意,偶爾澆澆水灑灑肥料,林敬言就這麼一直養到現在。
「老林,待會要不要一起去超市逛逛?」還剩半瓶的飲料在張佳樂手中晃啊晃的,「上回買的蜂蜜吃完了,打算再去買點。」
林敬言想他或許能明白張佳樂對百花那種複雜的情感,他們都同樣為了冠軍加入霸圖,不同的是張佳樂離開百花是出於他自己的選擇,而他離開呼嘯則是單純的新舊交替。
就像張佳樂連看到百花牌蜂蜜都會唏噓不已,他在空閒時間裡也忍不住會關注著有關呼嘯的任何消息。
林敬言陪著張佳樂在超市的貨架間走動,隨意看著貨架上陳列的商品。
擺放蜂蜜的地方似乎是換了,張佳樂拖著林敬言在超市裡走了幾趟都沒找著,最後還是抓了一個店員詢問才找到了張佳樂心心念念的百花牌蜂蜜。
張佳樂不知道是從哪聽來了睡前喝一匙蜂蜜可以助眠的小知識,在回到宿舍後硬塞了一瓶給林敬言,告訴他覺得太甜也可以用蜂蜜調蜂蜜水,對身體好,張新杰平常都喝的。
林敬言看了看張佳樂興致勃勃的神情,又低頭看了看被硬塞進手裡的那蜂蜜,突然湊過去親了親張佳樂。
也許喜歡對他來說就是這樣的東西,水到渠成之後就是情不自禁。



林敬言打開自家大門,看見玄關多了雙不屬於他的鞋子,愣了幾秒,怎麼也想不到握有另外一支鑰匙的人會在這種時候跑過來這裡。
他往客廳的方向走沒幾步就看見熟悉的背影蹲在他家陽台上拿著水杯往花盆裡澆水,綁在頸後的小馬尾在他們分開的期間似乎又更長了一點,隨著主人移動的動作左右微微晃動著。
「國家隊昨天不是才剛下飛機?」林敬言把剛買回來的菜都放到桌子上,走過去開口問道。
「嗯,剛下飛機我就先回了老家一趟。」張佳樂苦著臉,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不好的回憶。「我爸媽最近在幫人帶孩子,嫌我在家打遊戲太吵了又不會幫忙照顧孩子,就把我趕出來了。說是難得放假讓我去別的地方走走,反正整年都在做訓練或打比賽,整天悶在屋子裡頭對身體不好。」
那次的親吻事件最後是林敬言打著哈哈說是開玩笑的只是像看看張佳樂的反應作為結束,在那以後不論是比賽訓練或是日常相處張佳樂的態度都沒有太大的改變。
林敬言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有些沮喪的想著他和張佳樂之間果然不可能,才在糾結要不要讓這份剛萌發的情感隨著時間慢慢淡去,另一個當事人卻果斷的爬了陽台過來問如果他是真的喜歡他的話要不要試著處處看。
處著處著,處到了後來林敬言退役後買了一棟房子,打的第一份備用鑰匙就是交給張佳樂。
「打算待幾天?」他接著問,下意識算起了現在的日期離大部分選手的歸隊日還有多少日子。
「大概待個三、四天就準備回俱樂部了,早點開始調整狀態……今年的冠軍肯定是霸圖的!老林你會來看比賽吧?」
「季後賽的時候會去看,機票錢也不便宜啊。」休息了一段時間,最近正打算開始找工作的男人感嘆。
短暫的相聚後又是長久的離別,張佳樂不改往日的習慣,看見什麼有趣的東西就打電話或發訊息和林敬言分享,偶爾還會和他抱怨像是雨下太大差點把他養的花淹死之類的日常瑣事。
「下個星期你們的比賽是在呼嘯主場吧?」林敬言一手拿著手機,另一手操作著滑鼠在確認下個星期的比賽資訊。「見個面?」
「行啊!要不我打完比賽那天過去住你那?不過要怎麼和老韓他們提倒是個問題……總不能每次都用參觀你家當藉口。」
他們之間的關係目前還沒有公開的打算,畢竟就算時代在進步,現階段對某些事物的容忍度依舊不高。
林敬言忍住笑。「我最近養了寵物。」
「寵物?什麼寵物?」
「兩隻小兔子,在陽台上圈了個地方養。」
「那你那些花……」
「另外組了架子放起來了,我還沒喪心病狂到拿養這麼久的花去餵兔子。」
和張佳樂說好以後來他這裡就用來看兔子看藉口後,他們又叨叨絮絮了些最近發生的事,然後才掛斷電話。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