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樂黃,雨中花慢 01



「痛痛痛痛痛!魏老大你放開我的耳朵啊!耳朵對一隻狐狸來說是多麼重要的存在,你怎麼可以這麼粗暴的對待狐狸的耳朵!」
一連串的痛呼從被一名褐衣男子拎著的黃色狐狸口中吐出,拎著牠的男子似乎是被吵得煩了,換隻手抓著他的時候改抓住他後頸上的毛皮,卻仍舊換來黃狐狸滿口抱怨。
「吵死了!」魏琛晃了晃拎著黃狐狸的那隻手,「再吵老夫就把你扔進水裡讓你好好冷靜一下。」
感受到真切的威脅之意,黃狐狸懨懨的垂下耳朵和尾巴任由對方把自己拎向青丘之國的出入口,眼皮下的眼珠子咕嚕咕嚕的轉想要伺機逃跑,看見站在交界處的熟悉身影,眼睛一亮。
「師兄師兄!你快讓魏老大放開我!」
「少天,要叫師父。」喻文州往前走了幾步揉了揉黃少天頭頂,朝魏琛微微一笑。「師父,葉修在外面已經等很久了。」
「要不是因為這小子弄壞了我的紫玉煙管心虛了到處亂躲,哪需要花這麼多時間找他。」魏琛領著喻文州穿過青丘之國與人間的交界,把手中的黃狐狸遠遠丟到聽說已經在外面等了很久的葉修面前。
沒有了禁錮著他的法術,黃狐狸在落地之前就化形為一名黃衣青年,氣呼呼的譴責自家師父與師兄聯手把他推入火坑的行為。
「滾去外面好好歷練,順便去找個能和紫玉煙管相比的替代品回來將功贖罪!」
「讓我去歷練和葉修有什麼關係?」該不會是專門讓他盯著我吧?黃少天突然產生了無比深刻的危機感。葉修原本就是上邊隨便找了個藉口貶下來的謫仙,能力有多神通廣大就不用提了,雖然這幾百年來葉修來青丘之國作客的時候他沒少和對方打打鬧鬧,可這不代表葉修就會循私放他歡樂的去人間投奔自由。
天知道他作為青丘之國的少主,每天都被抓著要做這做那的煩都煩死了。
魏琛和喻文州對視了一眼,後者自動自發的接下安撫師弟的任務。「咳,少天,葉修會在這裡是因為他有些事情需要青丘之國幫忙。」
言下之意就是,既然你要出去歷練,葉修又有事情需要青丘之國的妖狐幫忙,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了。
一直在旁邊做壁上觀的葉修聽到這裡才慢悠悠的點起他手上的煙管,「不是什麼難事。還是說,你怕了?」
「誰怕了!本少可是青丘之國的少主打遍青丘之國無敵手!」
「那不就行了,都能打遍青丘之國,還會怕凡間的那些小妖怪?」葉修揮了揮手,施了個小法術把黃少天又變回狐狸抓在手上。「這隻我就帶走了。」
「少天就拜託你了。」
「臭小子回來的時候別缺胳膊缺腿的,自己在外頭別逞強。」
被迫變回原形的黃狐狸嗚嗚的叫著想和自家師父師兄告別,發現自己被禁人言了之後憤怒的試圖用後腳踢開葉修抓著他尾巴的手。
「別亂動,等會兒你要是掉下去了要再把你找回來多麻煩。」
青丘之國的出入口外接著一大片森林,森林外又連著一座大湖泊,初次離開青丘之國的黃少天知道掙扎無效後就開始興致勃勃的打量周遭景色,一路上嗚嗚個不停努力表達他的激動之情。
「你就不能安靜點?」被他吵得頭痛,葉修停下腳步,看見黃少天挑釁的眼神認真考慮著要不要乾脆讓他連聲音都發不出來算了。
四肢懸空的黃狐狸朝他齜牙裂嘴,威脅他快點解開法術。
葉修瞄了眼波光粼粼的大湖泊,拿出一把看似普通的紙傘,又揮了揮手,妥協了。「解開也行,正好和你說說要讓你幫什麼忙。」
「這就是你之前說的那個、那個你的好友幫你煉出來的仙器?」黃少天恢復人身後立刻蹦到葉修面前盯著他手上的紙傘猛瞧,怎麼看都不覺得這把素淨到近乎窮酸的紙傘竟然是斬落過數千妖魔的千機傘。
「這不是他幫我煉的,這把傘原本就是他的。」葉修糾正,將傘撐開,沒有支撐的千機傘飄浮在半空中慢慢變大,直到變成兩人可以乘坐的大小才停止變化。
千機傘的主人率先跳到傘面上朝黃少天招手,跟著跳上去的青丘之國少主驚異的望著腳下的傘面,忍不住開口問道:「千機傘不是武器嗎?怎麼還能拿來當飛行法寶?」
「誰告訴你千機傘只能當武器?」葉修反問,驅動變大的千機傘懸空飛行。
山脈河流,平原屋舍,傘面下掠過的景色讓黃少天看花了眼,直到葉修開始跟他解釋要讓他幫忙的內容,他才將探出傘面外的頭縮回來。
「我現在要送你去百花谷。」
百花谷,嗯,他聽過,魏老大在介紹青丘之國外的妖怪聚集地時有提到過。
「你幫我去找百花谷的主人打探一些事情就行了,就問問他百花谷近三百年來發生過什麼大事沒有。」
百花谷的主人是誰?黃少天皺著眉頭回憶,好像叫張、張……張什麼來著?
「就這樣。」
「只是找百花谷的主人打探事情你幹嘛不自己去還要拉上我?」黃少天困惑到一半,突然想起了什麼神情變得促狹起來。「我說老葉你該不會對人家姑娘始亂終棄,所以現在才不敢去百花谷跟她見面?」
拿著煙管狠狠抽了一口的葉修差點被他這句話嗆死,「咳、咳咳咳,胡說什麼呢,我只是和張佳樂有點過節,被禁止出入百花谷。哪有你說的那樣亂七八糟的事情。」
「對對對,張佳樂,就是這個名字!你沒說我還一直沒想起來,之前魏老大有和我們提過他挺厲害的!多厲害?厲害到什麼程度?你和他打過沒?」
「等你見到他不就知道了。喏,下面那個就是百花谷。」
黃少天覺得這一定是他一路飛過來看過最豔麗的景色,密密麻麻的植物長滿山谷,每一株花每一棵樹都盡力維持著自己最盛放的模樣,紅的紫的黃的綠的各種顏色交錯在山谷裡,就像是一條巨大的五顏六色的絨毛毯子,那是完全屬於植物的領地。
「就像是你們青丘之國是四季如春,這地方的四季規律也和其他地方不大一樣。」
葉修讓千機傘飛得低一點,然後很淡然的舉起腳把看得入迷的黃少天從傘面上踢下去。
「葉修你這混帳!!!!!」
坐在千機傘上的謫仙迅速飛離百花谷的範圍,將黃少天的咒罵聲拋至身後。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