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樂遠,清晨




*群作業
*其實嚴格來說這篇是樂←遠




睡不著。
鄒遠躺在自家床上,一雙眼睛盯著天花板上榮耀官方出的彈藥專家海報,帥氣的架式加上手中的自動手槍,他仍能記起第一次在朋友的聳恿下點開了榮耀比賽視頻的時候,影片中那名彈藥專家華麗的攻擊帶給他多大的震撼。
那場比賽最後是那名彈藥專家的隊伍贏了,他看著螢幕上大大的榮耀二字,立刻將視頻拉回最開始的時候,介紹比賽選手和帳號卡的那幾秒。
彈藥專家,百花繚亂。操作者,張佳樂。
朋友聽他說對這個有興趣,想了想,讓他去查百花戰隊的介紹,也可以試試看去參加他們的訓練營。
從那之後,他花費了很長的一段時間說服父母讓他去百花戰隊的訓練營試試看,他答應他們,如果俱樂部認定他沒有這方面的天賦,他就不再提要去當職業選手的事,好好讀書升學。
今天他剛收到了百花戰隊的通知,明天他就要正式到百花的訓練營去。
不知道、不知道會不會見到戰隊裡的大神呢?
揣著太過興奮的情緒,依舊睡不著的鄒遠就這麼盯著天花板上的海報直到清晨才陷入夢鄉。
那時候的他,還只是百花戰隊的一名小粉絲。




第七賽季,百花戰隊和鄒遠、唐昊正式簽約,他們都成了這一個賽季的新人。面對這個頗有傲氣的同期,鄒遠倒是沒有覺得他有多不好相處,反而有點羨幕他的衝勁。
身為這一賽季的新人,他們並沒有太多上場比賽的機會,大多時後還是坐在位子上觀摩著前輩們的比賽,在各方面繼續學習,然後磨練自己等待下次能上場實踐磨練的成果。
聽到那個消息的時候,鄒遠正和其他已經歸隊的百花戰隊隊員們在俱樂部的餐廳裡吃飯。
上個賽季百花戰隊再次打進了總決賽,卻也再次倒在離冠軍榮耀只差一步的地方。
比賽結束後,看著自家隊長平靜的臉色,他們甚至不敢上前去問賽後的記者會要怎麼辦。
最後還是張佳樂主動點了幾個人和他一起去參加總決賽最後的賽後記者會,看著隊員們擔心的眼神,他拍了拍他們的肩膀,什麼也沒說。
鄒遠覺得他一定是聽錯了。退役?怎麼會?隊長明明還正值當打,為什麼會這麼突然的說要退役?
他想起了自己還在訓練營的時候,張佳樂偶爾會在有空閒的情況下過來指導他,也想起了在百花打進季後賽時,張佳樂笑著和他們說這一次一定要讓百花拿到冠軍。
而現在,他們的隊長說要退役?
他無法相信。




失眠真是一件令人困擾的事。
鄒遠苦笑著,翻了個身,視線從天花板轉移到他放在床頭櫃上的百花繚亂手辦上。
因為前隊長張佳樂的突然退役,百花戰隊的高層在開了好幾次會後終於決定不從其他的戰隊招攬使用彈藥專家的選手,要直接讓鄒遠接手神級帳號卡百花繚亂。
鄒遠上回的失眠是在張佳樂宣布退役的那一晚,這次則是因為俱樂部很慎重的問他願不願意接手百花繚亂。
選手的意願也是很重要的。經理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將百花繚亂的帳號卡遞給他。
怎麼可能不願意?鄒遠將臉埋進了自己的枕頭裡。百花繚亂可是榮耀裡每個玩彈藥專家的玩家最憧憬的帳號卡。
他也曾經想過在許多年後,張佳樂終於到了該退役的年紀,而同樣也是用彈藥專家的他會在張佳樂的指導下漸漸成為百花戰隊的主力,接手百花繚亂。
但是在這樣的情況下,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接任張佳樂的位置,能不能帶領著百花戰隊繼續在比賽中再創輝煌。
鄒遠太清楚以現在自己的實力,他根本不可能像張佳樂一樣將百花繚亂操作得這麼好,將百花式打法使用得這麼精確。
無論如何,百花戰隊目前都是以彈藥專家為中心的隊伍。
你願不願意接手百花繚亂?
回答的選項中根本就沒有拒絕。




鄒遠幾乎不知道自己這一年到底是怎麼走過來的。
接手了百花繚亂,渾渾噩噩的打過了整個賽季,看著同期的唐昊表現突出,卻因為條件的限制無法有更好的發揮。
然後賽季結束後的夏季轉會窗,唐昊轉會去了呼嘯,再之後俱樂部方面通知他,他們已經和霸圖談好要將百花繚亂轉會到霸圖去。
「百花繚亂?」鄒遠怔了怔。
「對,就是百花繚亂。」經理肯定了他的疑問,「等等你把百花繚亂的帳號卡交給我,俱樂部這邊會再幫你打造一隻新的角色。」
鄒遠回到自己的宿舍房間裡,將一直貼身帶著的帳號卡拿出來,他能猜知道霸圖會收購百花繚亂是因為張佳樂選擇要在霸圖復出,可是這樣的結果卻讓他有點難受。
就像是許許多多的百花粉絲一樣,他覺得如果張佳樂要復出重回聯盟的話,應該要回到他效力了六年的百花戰隊才對。
可是已經成為職業選手的他又清楚的知道,冠軍才是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尤其是得過三次亞軍的張佳樂,對冠軍的渴求幾乎已經轉變成了一種超乎一切的執念。
第八賽季結束後的夏季轉會期百花戰隊做出了重大的改變,唐昊去了呼嘯,百花繚亂去了霸圖,轉入了藍雨的狂劍士選手于鋒接任戰隊隊長。
拿到新角色花繁似錦的鄒遠總算能鬆了一口氣,將帶領戰隊的職責交給于鋒,在多少做出了點成績後,他也對自己多了一些信心。
雖然有粉絲呼喊著要他們重現繁花血景的盛況,但他知道張佳樂只有一個,孫哲平也只有一個,如果不斷的模仿他們只會變得更不倫不類,他要找出屬於自己的打法。
就算他和于鋒能打出繁花血景,也已經不是孫哲平和張佳樂那時候打出的繁花血景了。
一放鬆下來後,那些被死死壓在心底的心思突然像出現裂縫的水壩般,累積到最後終於猛然潰堤。
鄒遠喜歡張佳樂。
這是他對誰都不敢訴說的秘密。




榮耀第十賽季結束後,夏休期期間多了一個讓榮耀玩家們無比關注的榮耀世界邀請賽。
聯盟的職業選手們當然也十分關注,有時候甚至會直接在選手群裡討論起來。
畢竟參賽的都是各國最頂尖的選手,趁這個機會可以見到其他不同的戰術或打法,還能順便看看集結了國內眾多大神的中國隊會不會研究出什麼新的配合。
算算日子,今天已經是世界邀請賽的最後一天。
鄒遠有看到之前黃少天在選手群裡說過他們自己在全部的比賽結束後會先在蘇黎世辦一次慶功宴,回國之後還會再辦一次。
打開QQ,好友列表裡屬於張佳樂的名字頭像果然是暗的。
鄒遠點開和張佳樂的小窗,忽然有些想不起來不算上比賽時客套的招呼,自己上次和張佳樂單獨說話的時候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
他的手放上鍵盤。
前輩,我其實一直非常的、一直非常的......
喜歡你。
鄒遠盯著自己打出來的最後那三個字,猶豫著要不要把喜歡改成尊敬。對前輩來說,自己應該只是一個普通的後輩吧,就算在百花的時候曾經被單獨指導過,那也不算什麼。
滑鼠的鼠標在確認送出的按鈕上游移,還沒等他想出個結果他就突然看見張佳樂的頭像亮了起來。
在受到驚嚇的情況下他按下了滑鼠右鍵,已經發送出去的那句話清楚明白地出現在對話框中。




不敢等張佳樂回答的鄒遠迅速地下了線,不只關了電腦連一向開著的手機也逃避般的立刻關機。
他覺得自己今晚可能又要失眠到清晨了。





第一次寫小遠來說點話。
寫下去之後才發現如果要從這方面寫小遠的話,其實應該寫成長一點的篇幅會比較好,拉長一點細節就能寫更多,應該更可以寫出我想描寫的小遠,有點可惜。
其實說到全職裡的小天使的話,比起小高或小喬,我更喜歡小遠。
鄒遠很幸運,他在一個意外的情況下被俱樂部推上主力的位置,之後戰隊甚至幫他重新打造了花繁似錦,這是很多選手可能一直努力到退役都沒辦法得到的重視。
但我覺得他也是不幸的,雖然因為沒有提過不大確定,不過如果小遠當時是被做為樂樂的接班人來培養,那他大概是當時豪門戰隊中最悲慘的接班人了。
拿其他戰隊舉例,在之後的比賽裡不管是藍雨、霸圖還是微草,他們都針對了接班人的個性和戰隊的狀況採取了不同的方法讓他們去適應殘酷的比賽......嘉世那邊的情況又更特殊了一點,邱非就暫且不算在內。
他們沒有一個人是像小遠這樣,這麼毫無準備的就被扔了上去,如果他的個性是像唐昊那樣希望有個機會一展長才就罷了,但又偏偏不是這樣。
我喜歡他在被匆忙推上主力時,即使壓力很大也咬牙撐起的努力,也心疼他在全明星賽時往後退在百花繚亂之後的那一步,更佩服他能走出不斷模仿樂樂的迴圈裡,打出自己的風格。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