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韓樂,森林之主與小花仙


*腦洞來自風不語

*BE注意




韓文清喜歡在一天之中的兩個時段在森林裡散步,清晨萬物甦醒的時候,還有夜晚萬物都沉睡的時候。
身為森林之主的他總覺得應該讓自己多點威嚴才能好好管理森林中的生物們,臉板著板著就像戴了張拿不下來的面具般總維持著同樣嚴肅的表情,害得剛搬進森林裡的小動物看見他總是會怕得瑟瑟發抖,待久了才發現韓文清其實是個面惡心善的主。
夜晚的森林是安靜又令人畏懼的,韓文清走在他慣有的散步路線上,幾隻出來覓食的夜行性小動物遠遠望見他走過來,慌忙竄進草叢中閃躲,被蹭得搖晃的枝葉中只見到一雙雙閃著幽光的眼睛。
韓文清停下腳步,朝他們招了招手,懵懂的小動物雖然隱約感覺到了很強大的氣息卻也感覺到了善意,最後終於有一隻小動物從草叢裡跌跌撞撞的跑出來,蹭了蹭韓文清表示親暱。
結束了和森林居民友好交流的任務,韓文清繼續按照預定的路線前進著,視線一角出現了從未見過的微亮光芒,他再度停下腳步,在遠處觀察了一陣子之後才踏步往發出光芒的方向走去。
那是一朵很漂亮的小花兒,正處於含苞待放的時候,花苞頂端坐著一隻小花仙,正揮動著雙手將不知名的光點發散到花朵周圍。
發現他的小花仙仰起頭他,半是困惑半是訝異,不明白這座森林的森林之主為什麼要來找他。
「找我有事?」小花仙納悶的問他。
「叫什麼名字?」鬼使神差地,韓文清伸出手把小花仙拎了起來。
被捏住衣領的小花仙在半空中晃了晃,冰涼的翅膀拍了幾下碰到了韓文清溫熱的手,有點不高興。「別抓著我。」
拎起來之後韓文清才看見小花仙的腦袋後面還綁著條小馬尾,隨著他掙扎的動作一擺一擺的,小小的臉蛋上滿是對無法自主行動的不悅。
「抱歉。」韓文清將小花仙放回花瓣上,蹲下來坐在小花兒面前,對自己的一時衝動表示歉意。「你叫什麼名字?」他又問了一次。
「張佳樂。」小花仙飛到韓文清面前,說著自己的名字時帶了點自傲。「我叫張佳樂。」
張佳樂告訴韓文清自己才住在森林裡不久,但是已經從左鄰右舍那裡知道了他就是偉大的森林之主,也順便從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那棵樹的嘴裡問出了他的名字。
隔壁的隔壁的隔壁那棵樹?韓文清將這饒口的詞語放在腦子裡想了想,大概猜到張佳樂去問的樹是哪一棵。




韓文清覺得小花仙張佳樂還挺有趣的。
早晨陽光剛照進森林不久,韓文清照著以往的習慣從自己的住所走出,當他按照固定的散步路線走到一半,突然想起了昨天才剛見過的、不怕他的那隻小花仙。
對了,在去找他之前可以先找林敬言問問有關他的事。
林敬言早在陽光照射到他的枝葉上的那一刻就醒了過來,時間太早,森林裡大部分的生物都還在沉睡,他呆愣愣地看著正大步向他走來的韓文清,無法理解森林之主為什麼會放棄他的散步行程專程跑過來找他。
他們互相道了早。
「發生了什麼事嗎?」林敬言問。
林敬言是一棵樹,是在才去年被人類「搬」到這座森林裡來的。
原本他是待在城市裡某個比較偏僻清靜的地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有一天突然來了一群人說著些他聽不懂的東西,他們用一台頗大的機器把他從原本的地方連根挖起,花了不少時間把他移到這座森林中。
因為待過大城市,林敬言很榮幸成為了森林裡少數不怕韓文清的森林成員之一,偶爾森林裡發生了什麼事,韓文清還會來問問他意見。
韓文清向他問起了剛變成森林居民的小花仙,林敬言想了想,只告訴他森林裡多了張佳樂應該會變得很熱鬧。
什麼意思?韓文清皺起眉,應該是困惑的表情搭上他那張臉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就是像在生氣。
林敬言默默瞥開目光,建議韓文清如果還有什麼想問的可以去找張新杰,第一個發現張佳樂的就是他。



韓文清認著方向走到昨天和張佳樂相遇的花海,當森林之主運用自己的能力找到躲在花朵裡的張佳樂時,睡得正熟的小花仙正好翻了個身,拿屁股面對偉大的森林之主。
「……張佳樂。」他喊了聲。
聽見叫喊聲的小花仙心不甘情不願的坐起身,打了個大呵欠,等到他看清楚眼前的龐然大物到底是誰後,睡意立刻消失無蹤。
「你怎麼會在這?」張佳樂記得張新杰曾經和他提過韓文清的散步路線,應該不會經過這裡才對。
韓文清想了想,勉強找出一個彼此應該都能接受的理由。「我來關心森林新居民的居住品質。」
張佳樂笑到直接從他在的那朵花上掉了下去。
從那天以後,韓文清幾乎每天都會來找張佳樂,有時候聊聊天,有時候只是閉目養神。
他喜歡張佳樂在說話時生動的表情,就算是在抱怨有動物偷偷把花海里的花朵吃掉了,眼神卻明亮如夜空中閃爍的星辰。
張新杰對他這樣過度對小花仙產生關注的狀態感到有些擔憂,雖然說森林裡能產生花仙是森林十分繁盛的象徵,但他最近聽路過的飛禽們說過森林的邊緣似乎有點異狀。
「沒事,我會處理好。」韓文清知道張新杰在擔心什麼。
人類要來了。
「我會盡我所能,保護好這座森林。」




張佳樂坐在花瓣的邊緣,小巧的翅膀微微拍動著,讓自己維持在快要掉下去但又不會掉下去的狀態。
韓文清已經很久都沒有來找他了。
一開始張佳樂只是以為韓文清有其他的事要忙,不是很在意,森林之主身為整座森林的統治者當然不可能只是在森林裡走來走去而已,一定有許多的事要處理。
可是之後他開始感覺到有點不對勁。
不管是在和老林那棵樹聊森林裡的八卦的時候,或者是去聽張新杰那棵石頭講著森林裡發生過的事的時候,甚至是在被葉修那隻狐狸捉弄的時候,都沒有人能回答他韓文清到底去了哪裡。
「樂樂要不要移居啊?哥能保你。」森林中最狡猾的狐狸葉修迴避了張佳樂的問題,反而是說出了這句話。
「我在這待得好好的幹啥要移居。」張佳樂瞪他。
葉修晃了晃尾巴,只是意味深長的一笑。
在葉修說了那句話過後的幾天,張佳樂終於見到了韓文清。
一向威嚴的森林之主傷痕累累的拖著步伐朝他走來,小花仙睜大了眼,詫異的飛到他面前故作鎮定的問他要不要緊。
「你跟葉修走吧。」他說。
「為什麼?」
「這座森林很快就會消失了。」韓文清說著這句話的時候望向了遠方。「人類要來了,他們會毀掉所有的一切,雖然我一直在盡力阻止他們進入森林,可是還是沒辦法真正的把他們趕走。」
張佳樂看見韓文清的臉上閃過一絲決然,他捉住韓文清輕輕點著他的頭的手指,直視著他。「我不走!」
韓文清捧起堅持要留下來的小花仙,湊過去親了親他的臉。
「你還是走吧,你和我們是不一樣的。」



到底是哪裡不一樣!
一覺醒來發現他竟然已經不在森林裡的張佳樂氣得咬住葉修的耳朵,狡猾的狐狸用力把他從身上甩下來,抱怨著自己只不過是受人所託竟然還要遭這種罪。
「誰拜託你了?還有,這裡是哪裡?」
「老韓拜託我把你偷偷帶出來。」葉修指了指不遠處被放進花盆裡的幾株花朵,「也順便帶了些花出來,這樣你才能在森林以外的地方生存下去。這裡?當然是人類的地盤。」
「帶我回去!」沒辦法離開花朵太遠的小花仙氣憤的要求。
「不行。」葉修一口回絕,「森林已經不在了。」
「不可能!我們才離開了一個晚上!」
「你以為我們為什麼那麼怕人類?要讓森林消失,人類只要放一把火就有辦法燒掉整座森林。」
「那、那他們……老林和新杰他們……」
葉修沒有回答。
過了不久,葉修來向張佳樂告別,說是要去找一個新的地方生活,臨走前給張佳樂指了個方向,告訴他那就是他們以前居住的那座森林。
葉修把張佳樂從森林裡帶出來的時候特地尋了一棟比較高的人類樓房,他把張佳樂和那幾朵花一起安置在樓房的最高處,從這裡遠遠的可以望見曾經繁茂的森林。
在那之後,小小的花仙總是對著森林的方向發呆。
張佳樂似乎有點懂得韓文清當初的那句不一樣是什麼意思,隨著花季的過去,他的身體也逐漸的在衰弱下去。
他和他們是不一樣的,花仙的生命最多就只到繁花盛放的這個季節結束為止。
小小的花仙日復一日的望著森林的方向,那裡不見一片翠綠,只剩下被燒得焦黑的土壤,再之後,人類慢慢的在那片土地上建起了樓房。
森林不在了,過往的同伴們都不在了。
誰都不在了。
張佳樂再也沒有見過韓文清。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