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周翔,百貨公司


*群作業
*寫這篇的時候有種語死的感覺,邏輯好像也順便陪葬了



離輪迴俱樂部不遠的地方新開了一間百貨公司,不知道是從哪裡拿到傳單的杜明在中午吃飯的時候問了其他人晚上要不要一起過去逛逛。
問了一圈下來沒人反對,雖然被調侃了該不會是想去百貨公司買要送給女神的禮物吧,不過杜明還是很歡快的向輪迴的隊長與副隊長報告百貨公司之旅順利成行。
下午的例行訓練結束後,決定要在百貨公司裡解決晚餐的輪迴一行人便從俱樂部往百貨公司的方向走去,負責帶隊的是已經事先查好資料的江波濤。
隊裡的王牌搭檔周澤楷和孫翔落在隊伍的最尾端,平時就不大說話的周澤楷比平常更安靜,走在他旁邊的孫翔臉色也不大好看。
「隊長跟小孫這是怎麼了啊?」吳啟和杜明咬耳朵,「訓練的時候看起來還好啊,怎麼現在看起來這麼怪。」
呂泊遠也偷偷的往後面瞄了幾眼,一臉深沉。「可能是吵架了。」
「不知道的事就別亂說。」江波濤咳了幾聲,提醒還在做各種奇妙猜測的兩人再繼續說下去可能會有讓某人暴怒的危險。
隊內禁止鬥毆啊,小孫。嗯,不對,隊外也禁止,打架太容易傷到手了。
走了大約十幾分鐘後,他們到了那間新開的百貨公司。
一走進去冷到極點的冷氣立刻撲面而來,江波濤帶著他們先到美食區去吃東西,然後約定了等一下的集合時間。
周澤楷和孫翔在吃飯的時候雖然還是坐在彼此隔壁,但卻完全沒有說過任何一句話,埋頭苦吃的兩人成了輪迴裡最早吃完人。
「那小周先和小孫一起去逛逛吧。」看了眼其他人盤子裡大約還有一半的食物,江波濤如此提議。
於是疑似正在吵架的王牌搭檔肩並著肩一起去逛百貨公司去了。
「副隊,放隊長和小孫兩個一起去沒問題嗎?」杜明和呂泊遠面面相覷。
「他們的問題他們自己會解決。」江波濤倒是對他們很放心。
孫翔邊走邊黑著臉開口。「你到底要氣到什麼時候?」
事情的起因是因為孫翔收到的一封信。
隨著玩榮耀的玩家越來越多,榮耀的職業選手們,尤其是實力頂尖的那些大神們,往往會被當成偶像明星來崇拜,也有些粉絲偶爾會寄些小禮物或信件甚至是情書之類的東西到俱樂部給他們。
其實像情書什麼的周澤楷自己也沒少收到過,他不高興的是昨晚他去孫翔房間裡找他的時候,竟然在枕頭底下發現了一封粉色信封的情書。
放在枕頭下表示的意思是什麼?意思是他很重視這封信!很重視這封情書!
可惜的是在周澤楷把那封信遞給孫翔的時候,他只是喔了一聲就把情書隨手扔在桌上,連半句解釋都沒有。
周澤楷沒得到戀人的安撫,也不知道要怎麼表達吃醋的感覺,只好拖著人就往床上帶,雖然沒做到最後,但也把孫翔折騰的夠嗆。
今早起來的時候孫翔看著穿衣鏡裡自己身上滿滿的吻痕,就算是再遲鈍也大概能猜到周澤楷似乎是生氣了。
可是他是在氣什麼?
周澤楷把臉默默撇向另一邊,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孫翔順著周澤楷的視線望過去,看見那是一家在賣鞋子的店,通常這樣的店裡也有賣鞋墊。他想起了網路上說過和情人吵架可以送禮物合好,又想起了周澤楷之前好像有點介意自己的身高比他矮了一點,就大步走過去問店員他們有沒有賣鞋墊。
周澤楷困惑的望著孫詳的舉動,不明白他想是做什麼,只看見和店員說完話的孫翔從店員手中接過一袋東西,付了錢,然後走了回來。
「給你的。」孫翔將手中的袋子塞進周澤楷的手裡。
收到禮物的那人打開袋子看了眼裡面的東西,抬起頭後拉起孫翔的手就往廁所的方向走去,毫不停頓地走進了隔間裡,鎖門。
「周澤楷你到底……」
還沒說完的話被堵在嘴裡,周澤楷把孫翔壓在廁所隔間的門板上,狠狠地親吻。
「信……誰寫的?」
信?耳邊傳來的溫熱吐息讓孫翔下意識的偏了偏頭,思考了幾秒後他才想到周澤楷指的是什麼東西。
「那封信不是你給我的?」他回答的聲音中帶了點錯愕。
在廁所的隔間裡進行了好一番深入交流後,他們才弄懂了原來都是誤會。
孫翔枕頭底下的那封信的確是粉絲寄給他的,俱樂部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幫他們把粉絲寄來的東西整理好,再交給各個選手。
那封信只是在孫翔沒注意的時候不小心飄到枕頭下,其他的信他早就都處理掉了。
那天周澤楷把信遞給他,他還以為那封信是不擅言談的戀人寫給他的,隨手放在一邊是因為想等對方離開之後再看。
集合時間沒過多久就到了,一起幫杜明挑要給女神禮物的吳啟和呂泊遠走到集合地點左看右看,發現集合地點只有他們家的副隊長一個人等在那裡。
「隊長和孫翔呢?」走在他們倆後頭的杜明發問。
江波濤沉默了好幾秒。「咳,他們突然想起來還有事沒做,先回俱樂部去了。」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