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樂黃,雨中花慢02



他跌進了一片綠色之中。
雖然黃少天是隻法力高強的九尾妖狐,就算是在青丘之國修練的時候他也沒有過這種從高處直直落下的經驗,最後還是他快掉到地面上時連忙用了個浮空術才避免了讓屁股跌成花的結果。
好不容易站穩了,往四周一瞧,黃少天才發現他和葉修都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他不認得百花谷裡的路。
放眼望去全是植物,映入眼簾最多的顏色就是屬於枝葉的綠色,黃少天東瞧西瞧也沒瞧見視線範圍內有哪個可以溝通交流的生物,只好隨意選了個方向前進打算先找個對象問路再說。
這一走就走到了晚霞滿天的時候,走了一整天的黃少天沒感覺到累,肚子倒是有些餓了,他仰起頭打量著樹上掛著果子,思忖只是摘幾個來吃應該不要緊。
於是慘劇就這麼發生了。
就像葉修一開始和黃少天說過的,百花谷這裡四季的流動和其他地方不一樣,異樣的時間流動自然會產生異樣的結果,在百花谷裡生長的植物們幾乎都是已經有了意識的精怪,黃少天不問自取的行為簡直是觸動了植物們的逆麟,在他剛摘下果子的那一瞬間就立刻遭受到眾多植物的攻擊。
「等等、等等,這是怎麼回事?」慌張的左閃右躲,從沒遇過這種情況的黃少天想要先躲到遠一點的地方去,卻突然驚覺這個地方根本是植物的天下,除非他出了百花谷,否則走到哪都會被憤怒的植物們追打。
啊啊,本來不想用這個方法的。即使植物們的攻擊看似是鋪天蓋地,黃少天還是能找到其中的空擋一一躲過,然後看準植物們憤怒最無法停下動作的時候,點了把狐火。
幽藍色的火焰憑空出現,眨眼間就將氣勢洶洶的植物們吞噬掉大半,餘下的植物驚慌的逃竄想避開迅速蔓延開來的狐火,但畢竟他們都還是需要扎根在土裡的,這一燒下來幾乎所有的植物都沒逃掉。
黃少天看著眼前迅速變得焦黑一片的土地,邊在心底叫糟邊試著控制狐火別再繼續燒下去,可是火勢竄得太快,沒過多久幽藍色的狐火就代替了先前滿眼的綠色。
這樣大的動靜當然不可能瞞過百花谷谷主,即使是張佳樂趕到這裡時也是愣了愣才施展起法術從附近的靈泉裡取水來滅火。
當他看見黃少天這隻不屬於百花谷的妖怪時,猜到他應該就是罪魁禍首,完全不給他解釋的機會立刻就是一連串的攻擊法術過來。
「就說了先等等啊!」黃少天哀嚎,對上張佳樂不斷扔過來的法術他閃得比剛才更狼狽,偶爾還會被法術附帶的亮光嚇到,幸好大部分的攻擊他還是全閃了過去。「我是青丘之國的少主黃少天!受託來找百花谷的主人問點事情!」
張佳樂停手,在漫天雨幕中一臉懷疑的確認。「你確定你是來問事不是來找架打?」
「我是來問事情的!放火什麼的全都是意外啊!」黃少天心虛的將剩下一些還沒被澆熄的狐火收回來,努力想讓對方理解自己其實毫無敵意。
「那好吧。」張佳樂看了看四周被燒得焦黑的植物和土壤,花了點力氣安撫被燒掉枝葉的植物們,但至少是相信了黃少天的身分,能使這樣厲害狐火的妖狐並不多見。「誰託你來問我事情?」
黃少天一時嘴快回了葉修兩個字,話說完了才突然想起來他沒多久前才八卦了百花谷主人和葉修不得不說的故事。
「你是男的?」他震驚了。
「我哪裡看起來像個女的?」張佳樂不太高興的反問,聽見是葉修託他來的心裡大概也明白對方想問的是什麼,只是黃少天燒了百花谷這件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
沒看見人的時候,名字怎麼聽都像。黃少天當然不可能將這樣的想法說出口,他先為自己的莽撞道了歉,然後才問有沒有什麼他幫得上忙的地方。
張佳樂想了想,告訴他微草那邊可能會有辦法,不過他要離開百花谷的話需要先把谷裡的一些事務交給別人,讓他先跟著他過去一趟。
黃少天跟在張佳樂後頭往百花谷更裡面的方向走,盡量不著痕跡的盯著張佳樂身上穿著的艷紅衣裳,偷偷揣測他的本體是什麼。
照理來說,百花谷是植物妖怪的大本營,身為統領植物們的百花谷主人本體應該也是植物才對。哪種植物有這樣艷紅的顏色?是花嗎?艷紅色的花朵?
離開被狐火燒得焦黑的範圍,隔了幾步又是滿眼深深淺淺的綠,黃少天隱約能感覺到周遭的植物們對他的態度不大友善,有幾株甚至還想趁他不注意的時候絆倒他。
「你燒了四分之一個百花谷。」又走了好一段路,張佳樂才向黃少天解釋為什麼植物們這麼鍥而不捨的想教訓他。
「四、四分之一個?」他吞了吞口水,飛快的往後瞄了一眼已經被他們拋至身後的焦黑土壤。
「是啊,四分之一個。」張佳樂瞥了他一眼,「青丘之國沒教你狐火不能亂用?」
「咳,這個我得解釋一下。我當然知道狐火是我們九尾狐最厲害的法術,平常練習的時候真的是小心小心再小心,魏老大也有警告我們不能隨便亂用,造殺孽是很容易被雷劈的啊。這不是那個什麼,我第一次出遠門,被攻擊了太緊張,下意識就用出來了。所以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沒想到狐火的威力會這麼大,竟然燒掉了四分之一的百花谷,應該還能全部復原吧?」黃少天滔滔不絕的解釋著,有點擔心張佳樂會不會一個想不開聯合周遭的植物再揍他一次,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就算他用狐火大概也打不贏。
一隻妖怪的法力有多高,有時候能光看妖怪的外貌就知道。以妖狐來說,法力越高強的妖狐容貌越美,雖然可以用法術改變外貌,但在妖怪以實力為尊的觀念裡,除了別有目的之外通常都不會隱藏容貌。
以黃少天閱遍青丘之國的眼光,他覺得張佳樂的長相至少有中上水準,相對而言張佳樂的妖力應該也不低才對。
其實黃少天也不確定張佳樂有沒有在聽他說話,以往在青丘之國他情緒一激動起來時也會像這樣說話說個不停,通常都會被嫌太吵,聽他說話的人會用盡各種方法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說完啦?」明顯有在聽的百花谷主人發覺身後突然安靜了下來,停下腳步側過身。「前面就是百花谷的中心。」
他擺了擺手,圍繞在中心的霧氣逐漸散去,一株巨大的植物盤據在一座小湖中央的小島上,艷紅的花朵彷彿會灼傷眼般盛放著。
如火般的盛放著。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