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葉樂,囚籠 。番外,地牢中




那是他十分熟悉的碰觸方式。
帶著薄繭手掌在他身上遊走,滑過脖頸的雙手總是會讓他產生下一秒就會被那人掐死的錯覺。然後會往下,撫過腹部來到雙腿間,盡其所能的將他的欲望挑動起來。
他咬緊牙關,拒絕像是屈服般的呻吟聲從嘴裡流出,鼻息卻在對方帶來的快感中逐漸加重。
到底是多精蟲上腦才會想在這種糟糕的環境做一次!張佳樂想朝葉修大吼,卻在對方溢滿情慾和怒氣的眼神下將想說的話吞了回去。
不管怎麼說這件事的確是他理虧。
剛才強吻過的他的唇不滿足的在上半身各處舔吻啃噬,然後又回到原處探入嘴裡努力想讓他迎合。
先不說張佳樂的手和腳還被鍊著,吃了幾天白粥配水的身體也沒有足夠的體力反抗,當然也沒有半點想要迎合的意思。
葉修吻夠了之後暫時離開床上,從箱子裡挑了幾樣東西回來。
「按摩棒還是跳蛋?選一個?」
躺在床上的階下囚半原本仰起身想看他要做什麼,看見他拿回來的東西又碰一聲倒了回去,拒絕開口。
「那就按摩棒好了。」
雙腳被扳開,沾著潤滑劑的手指毫不猶豫的探進後方熟練的做著擴張,張佳樂忍耐著異物入侵身體的不適感,皺著眉偏過頭想轉移注意力。
覺得應該差不多的侵犯者把潤滑液倒在按摩棒上,從已經沒有這麼緊繃的入口進入,一進一出的做著活塞運動。
冰冷的東西在通道內攪動,時不時的還往某個特定的地方頂弄,意志再堅定的人也很難抵抗自然而然產生的生理反應。
感覺不適而疲軟的慾望也在戳弄加愛撫中漸漸恢復硬挺,脫下所有衣物的身體在昏暗的燈光下犯著情動的紅。
不久後帶給他快感的道具被抽出,某個散發著熱度又直挺的東西抵住後方像是無法再繼續忍耐般挺了進來。
低低的呻吟聲終究還是在大力的撞擊下從嘴邊流出,帶在手腳上的鐐銬在身體前後晃動的情況下發出匡啷匡啷的聲響,伴隨著曖昧的水聲使屬於情慾的溫度越升越高,直到床上的兩人前後到達了顛峰。
釋放過後張佳樂喘著氣,平復著呼吸,努力抵抗洶湧而來的睡意。
「我們的交易到什麼時候算結束?」
葉修一直等到張佳樂睡著來才開始幫他清理身體,全都弄完後低下頭在他耳邊說出了他在一年前就已經反覆思索後的答案。
「沒有結束。」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