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葉樂,視線



*給溫顧顧的生賀!



最開始的時候,他只是習慣性的去注視著,通過觀察來揣測對方的一舉一動。
最後卻再也無法將目光移開那名彷彿連不甘都帶著光芒的人。




有種東西叫習慣成自然,就如同每年他的雙胞胎弟弟都會鍥而不捨的喊他回家,他也有著一些無法輕易改變的習慣。
像是打榮耀,像是抽煙,像是關注聯盟的比賽,像是──他喜歡張佳樂。
會發現這件事其實是在一個很偶然的情況下,退役後成為國家隊領隊的葉修帶著一群大神們坐上飛機,那時他臨座的蘇沐橙 突然笑咪咪地問他有沒有想過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的人。
喜歡?
對啊,喜歡,戀愛的那種喜歡。
搭飛機的時候也沒什麼要緊事,葉修難得認真的思考了下這個和榮耀沒什麼關係的問題。
「想到了沒有?」蘇沐橙推推他。
「在想了在想了。」葉修仰著頭,把腦袋裡浮現出來的條件一個一個念出來。「不行比我高,人最好長得精神些,但不能太吵。遇到挫折能自己站起來,成天哭哭啼啼的話我可沒那時間去安慰他,最好......」腦袋後還能有個小馬尾,晃啊晃的。
蘇沐橙聽葉修突然住了口,納悶的開口問著。「最好什麼?話別只說一半啊。」
葉修瞄了眼坐在他們前排最右邊,歪著頭睡得正香的張佳樂,覺得整個人都有點不好了。
他喜歡張佳樂?
開什麼國際玩笑。




為了適應時差,國家隊的選手們早在比賽前的一個禮拜就到達了蘇黎世。
他們大約會花半天在訓練和討論戰術上,剩下的時間就讓大家自己分配,畢竟難得到國外來,總會有很多地方想逛逛。
飯店是兩人一間,為了公平起見,隊長喻文州提議要用抽籤的方法來分配房間,除了蘇沐橙和楚云秀不用抽籤之外,其他的人都各自從喻文州手裡抽了一隻上頭寫著房號的紙籤。
葉修懶,打開紙條後就等著他未來的室友喊房號主動找他,眼神才剛在每個人身上掃過一圈就聽見張佳樂的聲音喊著他手中拿著的號碼。
他舉高了手把紙條寫著號碼的那面對著張佳樂晃了晃,看見號碼的那人立刻走了過來。
「我們倆一間啊。」張佳樂湊了過來確認葉修手上那張紙上的號碼的確和他手上那張紙的號碼是一樣的。「也不錯,原本我還以為要先照戰隊分什麼的......新杰那作息我實在是跟不上。」
「你該不會還每天被查房吧?小孩子嗎?」
「吵死了,你自己又多早睡?」
葉修和張佳樂待一起的時候總是忍不住會拿話戳他,一方面是他本身槽點多,另一方面大概是他覺得張佳樂戳起來的感覺特別有趣。
現在回頭想想倒有點喜歡他就要欺負他的意思在。
喻文州把房間的磁卡交給他們,讓他們拎著行李先到房間去再下來大廳集合。
隊裡唯二的姑娘提議要去附近逛街,體驗當地方風俗,有幾個人跟著她們出去了,也有幾個人說要留在飯店裡休息或熟悉環境。
葉修與張佳樂都選了後者,葉修想先去飯店裡的網吧熟悉一下環境,畢竟他們這段時間的訓練裡都是在哪裡,而張佳樂是還覺得睏,打算再回房間睡一下再起來。
喻文州確定了每個人的行程,想了想,拜託葉修一個小時之後把張佳樂叫起來,現在睡太多之後要調時差不好調。
葉修在飯店的網吧裡逛了一圈,在劃給他們隊伍裡的區塊選了台電腦坐下來刷帳號卡登入榮耀,拿的是剛才從張佳樂那裡借來的百花繚亂。
滑鼠和鍵盤不是熟悉的配置,打起來不大習慣,葉修操作著百花繚亂跑到競技場去,翻著他的好友列表看有沒有誰在。
還沒等他翻出個所以然來,百花繚亂就收到了來自大漠孤煙的私訊。
「張佳樂?」
「呵,非本人。」
「......葉修?」
「猜得還真準。」
「到蘇黎世了?」
「剛到不久。我說老韓你這時間怎麼會在線上?幫公會搶BOSS啊?」
「不干你的事。」
「那來競技場打一場?」
「可以,房號?」
葉修隨手打了一串號碼過去,在競技場裡和韓文卿打了幾場,一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他傳了訊息告訴韓文清他現在是他們家隊員的專屬保姆,得去喊人起床要下了,沒等對方回覆就下線關了榮耀。
回到房裡的時候張佳樂果然還在睡,葉修看了好一會兒就沒想明白他是怎麼睡成這樣,弄得飯店給的被子像條大蛇似的纏在他身上,糾結的很。
他想到在飛機上得出的那個結論,覺得還是應該要驗證一下,坐到床沿,俯下身想親親看張佳樂確認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他。
誰知道嘴巴才剛碰上,張佳樂就正好醒了,他一臉茫然的睜著眼睛看著近在眼前的那張臉,以為自己還在作夢。
犯行被抓個正著的葉修很冷靜的把嘴挪開,拍拍張佳樂的頭。「你在作夢,繼續睡。」
「哦,果然是作夢,葉修那傢伙怎麼可能......」翻個身正準備繼續睡的那人意識到不對勁,立刻又翻了回來,大吼。「葉修你偷親我?!」
「你睡糊塗了吧。」某人說謊不打草稿,逕自從懷裡掏了一根菸含著過過乾癮。
「我看見你偷親我了。」張佳樂從床上爬起來,不管葉修的狡辯直盯著他不放。「你幹啥偷親我?」
葉修從沒想過他也有一天會被張佳樂堵得說不出話來,雖然說這回的確是他心虛。
「就是你睡糊塗了。」他堅持,隨即又開口說他菸癮上來了要去樓下抽菸,讓張佳樂別再睡回去,之後不好調時差。





晚上全隊的人一起吃飯的時候看起來一切都很正常。
張佳樂左邊坐著張新杰,右邊坐著周澤楷,聽著其他地方聊得火熱朝天,自己則跟著身旁的兩個人一起食不言。
他還在想葉修偷親他的那件事。
翻來覆去的想。
吃飯不專心的結果是其他人都吃得差不多了,他的盤子裡還有大半盤食物,對上喻文州看過來的眼神,張佳樂尷尬的笑了笑,加快速度消滅還剩很多的晚餐。
飯後,喻文州簡單的宣布了明天的行程就讓他們各自活動去。在飯店待了一天的張佳樂決定出去走走,順便吹個風看能不能吹醒混亂的思緒。
雖然他那時說得篤定,但其實他自己也不確定那時嘴上的溫度到底是葉修主動湊過來的,還是他自己睡迷糊了醒前抬頭自己湊上去的。
不過親了就是親了,唇上的觸感不管怎樣都騙不了人。
意外的沒有討厭或噁心的感覺。張佳樂活了二十幾年來第一次開始質疑自己的性向問題,順便哀嘆一下自己的初吻就這麼糊里糊塗的消失了。
不過葉修吻他幹啥?該不會葉修喜歡他想趁他睡著的時候偷襲一下吧啊哈哈哈哈......
張佳樂被自己的突發奇想驚著了,才剛踏出飯店的腳步停了下來,驚恐的往回衝。
房間門被碰一聲打開的時候,葉修正用飯店房間裡配置的電腦研究對手的比賽視頻,聽見這麼粗暴的開門聲也是嚇了一跳,下意識轉過頭看向門口。
然後是一夜長談。





都是職業的,比賽當前他們當然也不會把心思都花在這些兒女情長上,葉修和張佳樂原本關係就熟,更何況那天也只不過碰了一下嘴又沒真發生什麼,把話說開了心裡也不用這麼糾結。
可是等比賽結束,那點說不大出口的小心思又全都浮了出來。
國家隊在比賽結束後決定先在蘇黎世辦個小型的慶功宴,回國後還有一場大的在等他們。從比賽的緊繃狀態下放鬆下來的選手們都還挺放得開,飯店方面甚至還準備了一些酒精濃度不高的酒讓他們飲用。
知道自己酒量不行的葉修只意思意思的抿了幾口,之後就窩到一邊和王杰希探討榮耀今後的發展和一些其他的東西,不過他的視線偶爾會不著痕跡的瞥到正在與黃少天拚飲料的張佳樂那邊去。
「所以你之後有什麼打算?」王杰希問他。
「還是先回家吧,上回才回去沒多久就被趕出來了,好歹也該多留一陣子盡盡孝道。」
這話從一個離家出走十幾年的人嘴裡說出口可信度實在是頗可疑,王杰希聽了他的回答後勾起嘴角,又問了另一個問題。「還會在榮耀?」
「當然。其他的沒辦法,偶爾去網遊裡混混倒是還行。」
雖然有張新杰幫忙盯著,不過等慶功宴結束,張佳樂還是有些醉了,路都走不穩,身為室友的葉修只好無奈的負起把他扛回房間的責任。
淡淡的酒香從搭著他肩的那人身上傳來,葉修邊把張佳樂拖回房間邊想著要不要把他扔進浴室裡逼他洗個澡。
幸好回到房間沒過多久,張佳樂就自己嘟嚷著要去把身上的酒味洗掉,葉修坐在自己床上看著他翻出衣服走進浴室,突然有種這樣的情景有點像那個啥啥啥的想法。
......他大概是被剛才的酒香給醺醉了。
葉修胡思亂想了好一會兒,才發現張佳樂進了浴室後就沒出來。不會是洗澡洗暈了吧?深深覺得自己果真身兼保姆一職的葉修試探性的先敲了敲門。
沒回應,裡頭只有嘩啦嘩啦的水聲傳出來。
他轉了轉門把,沒鎖,直接走了進去,一眼就看見某人靠在牆上睡得正香,架在高處的花灑不斷將溫熱的水灑在他身上,皮膚已經被溫水蒸得有些泛紅。
葉修走進去蹲在張佳樂旁邊,伸手搖了搖他,似乎已經睡死了的人沒有任何反應。
於是他只好幫張佳樂把花灑關了,擦乾身體穿上衣服,再把人扔到床上去,換自己拿了衣服進浴室洗澡。
他洗完的時候張佳樂還在睡,葉修邊想著他大概會一路睡到明天早上,邊爬到他床上俯視著張佳樂看起來很滿足的睡臉。
像是第一天他們剛來到蘇黎世那樣,他又把嘴湊了過去,這次沒了顧慮,他吻得深了點,用舌頭抵開張佳樂的唇縫探進去。
後天他們就要回國了。
各奔東西。




後來他們說好了要試著處處看,遠距離戀愛,在這樣科技發達又方便的時代不算太困難。
「喂?」
「喂?葉修我跟你說我今天又......咦?你那怎麼會有狗叫聲?」
「哦,沒事,不要緊。那是我家養的狗。」
「你家有養狗?」
「嗯,是養了一隻。」
「有名字沒有?」
「有,叫小點。......下次你來找我的時候再讓你看看牠。」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