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人魚的眼淚



擺動著魚尾,她小心翼翼地避開其他人魚的視線,悄悄游到海灘邊的某顆大礁石後面。
那名她一個多月前救起來的人類在沙灘上建起了一座沒有門的高塔,她才知道原來那天看起來既狼狽又傷痕累累的人類竟然是一名魔法師。
「妳又跑來這裡了!」
身後傳來了熟悉的嗓音,她轉過頭,看見自家大姊一臉怒容,抓住她的手臂立刻帶她往海底深處游去。
「我不是告訴過妳不要再來看那個人類了?」
「我......我只是看看......」她支支吾吾,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就是控制不了想見他一面的想法。
「看看?」她的大姊冷哼了一聲,「妳不要忘了以前愛上人類的人魚都有什麼下場,妳再繼續去看那個人類的話,我就把這件事情交給父親和母親處理。」
「不要告訴他們!」她立刻慌張地喊著,回抓住大姊的手。「父親會把我關起來的......」那樣她就不能去看他了。
「小妹,不是我不希望妳能幸福。」她的大姊嘆了一口氣,摸摸她的頭。「只是人類真的不行。」
她默默垂下了頭,看著柔軟的金色髮絲隨著海水在眼前蕩漾。
而在她先前偷窺的海灘上,高塔裡的魔法師睡到將近中午才打著呵欠睜開眼,梳洗完畢換下睡衣後,才穿著黑色的法師袍打開窗望著底下的沙灘與海面。
一片風平浪靜。
自從被救起之後他就一直待在這裡,既然建了法師塔就是有久待的打算,不過昨天收到的一封訊息讓他有些猶豫要不要毀掉法師塔離開這個地方。
一個月前受的傷他已經全養好了,除了那隻天天來偷窺他的小人魚,他對這個地方倒是沒什麼牽掛。
他有猜到應該是那隻小人魚救了他,不過因為人魚一族對人類的敵視態度,所以他才沒有去找她道謝。
不過如果他確定要離開的話......
魔法師拿起昨天收到的信又反覆看了幾次,指尖劃過信紙上最尾端的貴族家徽。
一直躲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既然他這次大難不死,那他絕對不會讓他的仇人們好過。
微微勾起嘴角,他坐到桌前拿起羽毛筆開始撰寫回信,告訴對方自己應該會在幾天內就回去。
海底深處,她撥弄著房間裡搖曳的小水草,心裡惦記著今天還沒有看到那名她救起的魔法師。
族裡的長輩們從小就告誡他們人類是多麼邪惡的存在,被他們抓到的人魚都會被送去拍賣會被買去當奴隸,或者是貪婪地逼迫他們哭泣以取得會化為珍珠的眼淚,更有那些喪心病狂的人類會抓走人魚去做研究。
愛上人類的人魚更悲慘,人魚一生只能擁有一次戀情,付出真心之後若是得不到回應就會失去那如天籟般的聲音,而幾乎所有的愛上人類的人魚最後忍著痛苦跟隨人類上岸後,都會被人類出賣。
沒有最後和人類幸福快樂的在一起的人魚嗎?還年幼的她曾經天真地問過這樣的話。
有啊,還是有的。那時她的祖母寵溺地摸摸她的頭,表情卻有些苦澀。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先祖曾經找到一名真心愛她的人類,他們的確是幸福快樂的在一起了,可是大部分的人魚並沒有先祖那樣的幸運。
所以不要靠近人類,人類太危險了。跟著她一起聽故事的大姊嚴肅地告訴她。不是每隻人魚都能像先祖那樣,看到人類能離多遠就離多遠。
可是在那個暴風雨的夜晚,她好奇地在海面上悠游的時候,她還是沒辦法不管那個滿身是傷的人類。
她依照族裡的規矩把救起的人類送到岸邊後,在他醒來前就立刻離開,不和他做任何的接觸,可是心裡還是有點擔心他受了這麼重的傷,把他一個人丟在海邊,他會不會沒溺死反而因為傷勢過重而亡。
於是從救起他的那天後,她開始偷偷跑到海灘旁去偷看他,看著他忍著痛自己處理傷勢,然後用魔法在海邊建起了一座高聳的法師塔。
......好漂亮。她總是這樣對著他的方向輕聲呢喃,雖然不明白為什麼對方應該是男性卻有那麼漂亮的臉孔,但這不妨礙她對這種美麗的欣賞。
欣賞著欣賞著,她的心裡漸漸就有了想要更接近他、更了解他的想法。
她的大姊發現她竟然每天都跑去偷看人類後大吃一驚,隨即嚴厲的警告她不准再過去,愛上人類的人魚是沒有好下場的。
但是她只是想看看他而已,只要讓她能每天見到他一面,她就很開心了。
她想這應該還不到能算愛情的程度,她只是很喜歡他,直到這天她又趴在礁石後偷看他的時候,竟然發現站在窗口的魔法師和她對上了視線,還朝她招了招手。
她愣了愣,想要立刻潛回海面,卻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只能待在原地無法動彈。
「你們人魚族還真的很怕人類啊。」魔法師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她的視線轉向法師塔的窗戶,看見對她說話的那人輕飄飄地從窗口飄到她的面前來。「我只是向跟妳道個謝,然後告訴妳我要離開這裡了。」
「你、你要去哪裡?」詢問的語氣裡有著慌張不安,她以為他會在這裡蓋了法師塔就是有著要長久留下的打算。
「有些要辦的事情。」
「那......你還會回來嗎?」
「不會。」他搖搖頭,瞄了身後的法師塔一眼。「離開前我會把它毀掉。」
眼眶裡有著隱約的濕潤感,但她沒有流淚,只是用悲傷得無法自己的眼神默默地望著他。
魔法師看著她的樣子,似乎是有些不忍,可是他真的無法繼續留下。
「妳......要不要跟我走?」
人魚瞪大了眼,想起了族裡殷切的告誡和她每日前來窺看的苦澀,終究還是忍不住搭上魔法師伸出來的那隻手,收下這讓她無法拒絕的誘惑。
「好,我跟你走。」
在眼裡醞釀了好半晌的淚終於還是落下。




「媽媽、媽媽,妳看我撿到了什麼!」在海灘上玩耍的孩童興奮地捧著手裡的東西奔向自己的母親。
「撿到什麼了?這麼高興。」
「妳看!是珍珠!好漂亮的珍珠!在最靠近海的那邊撿的!很漂亮對不對?」
婦人看著孩子手裡的珍珠,有些驚愕,但還是伸出手摸了摸男孩的頭。
「是啊,很漂亮,這說不定是人魚的眼淚變成的呢。」




後記
感謝小雷開了這個企劃!
一直到企劃的最後兩天我才有靈感,可是前一天又不小心睡掉了整個晚上,只好截止的最後一天努力趕。
企劃的宗旨是:「人魚揉著眼,在變成珍珠之前的眼淚不過就是沙礫。」
我的解釋是在人魚跟著魔法師走之前不管是族裡的告誡或她自己的心情就像砂礫般苦澀,而答應跟隨魔法師走後就像是砂礫變成珍珠。人魚是愛著魔法師的,所以願意拋下自己原本的生活,賭上未來跟他走,但是魔法師那邊其實還不到愛上她的程度,只是單純的憐憫。所以人魚跟著魔法師走後的生活是否會幸福呢?
最後一段可以有兩種解釋,我就不說了請自己意會吧!
然後標題......請原諒我取名無能,就直接拿主題當標題了。


企劃撲請點這裡
大家的交稿區請點這裡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kami的BG向一樣很美味Q///Q
雖然是開放式結局不過我堅信一定有好的結果Q///Q
這篇重複看了兩三次真的好喜歡>///<

snailmoon | URL | 2014/11/11 (Tue) 19:53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 kami的BG向一樣很美味Q///Q
> 雖然是開放式結局不過我堅信一定有好的結果Q///Q
> 這篇重複看了兩三次真的好喜歡>///<

很高興月月喜歡,因為是喜歡的題目所以盡可能寫出讓自己最滿意的故事。
被這麼一說我真的很少寫BG呢XDDDD

雪倌(kami) | URL | 2015/03/03 (Tue) 23:46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