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尼特族、煙火、蛋包飯


※感謝月月的點文!
※BL不足BL不足BL不足


身為一個無所事事的尼特族,每天最重要的事就是想著要如何打發掉這天空下來的時間。
要不要試試看前幾天在上看到的那個蛋包飯作法呢?可是要把蛋煎得那麼漂亮好像有點困難啊......
他在床上往左滾了滾,又往右滾了滾,留戀地在躺著的枕頭上用臉頰磨蹭了一下,捨不得起床。
把臉埋在枕頭裡,他伸長了右手在床旁的小矮櫃上摸索,拿過手機看了一眼時間。
早上十點半。大概再過不久某人就會打電話來叫他起床吃早餐,他趴在床上盯著手機螢幕猛看。
果然十點半剛過,他昨天才剛換的手機鈴聲立刻響起,螢幕上也顯示著來電通知,螢幕上大大的哥哥兩個字還是當初那人不顧他的反對,硬把他的手機搶過去改成的名字。
唉,只比自己大一個月的哥哥。
他的母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父親獨自撫養他到高中後認識了他的繼母,於是等到他上了大學,已經談了好一陣子戀愛的父親才詢問他是否介意他再結婚。
已經大到有屬於自己生活圈的他當然是大度地表示他不介意,讓父親儘管去追求人生第二春,但當繼母帶著她的兒子正式在名義上變成他的家人時,他還是沒辦法抹去那淡淡的排斥感。
更不用說那位名義上的哥哥只比他大一個月,不只比他更成熟穩重,課業上也比他優秀,人緣也不錯,完全就是校園裡那種模範般的風雲人物。
他和這種人最合不來了。
嘆了口氣,他悶悶地接起電話。「喂?」
「你已經起來了?」另一頭的人聽出他的聲音中沒有剛睡醒時慣有的沙啞,有些訝異。
「......昨天比較早睡。」
「嗯,那記得要吃點東西。晚餐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我下班之後幫你帶。」
對,就是像這樣。明明和他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每天卻噓寒問暖的像是他親媽一樣。
他完全不明白對方到底想做什麼,但又沒辦法找出個理由拒絕對方的好意。
「晚上我和朋友有約,不在家裡吃。」他決定掛掉電話後就立刻發訊息找損友晚上出來吃飯。
那人聽到這樣的回答,沉默了一會兒,才又開口。「那你跨年應該還沒有安排吧?」
「啊?跨年?」
「嗯,我有個朋友他住的公寓頂樓正好能看見跨年放的煙火,我們打算在那裡邊烤肉邊看煙火,我想帶你一起過去。」
「再看看吧。」
「好,我之後會再問你。記得要吃東西,我先掛電話了。」
「掰掰。」
他又繼續窩在床上一段時間後,才終於乖乖爬起來覓食,期間還不忘發訊息把損友叫出來陪他晚餐。
「我說,你哥該不會是喜歡你吧?」
聽到損友說的這句話,他差點沒把剛吃進嘴裡的麵條噴出來。「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
「他有一個交往了兩年的女朋友。」
「喔,那不是那種喜歡的話,一定是另一種喜歡了。」對方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是弟控。」
弟控?這倒是有可能。他拿起湯匙喝湯,想起父親的確提過對方和自己一樣是獨生子,可能他本來就很想要一個弟弟或妹妹讓他寵?
「對了,你什麼時候要去找工作?」
「再過一陣子吧,家裡堅持我還沒把身體養好,不准我去找工作。」
「所以你還要繼續當尼特一陣子啊。」
他隨口應了一聲,把剩下的湯麵全部吃完。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淡淡的兄弟丼什麼的太美好了ˊ艸ˋ
謝謝kami的餵食!這篇好喜歡啊啊啊!!那時候點文時因為是尼特待業狀態覺得超低落啊QWQ

snailmoon | URL | 2014/12/07 (Sun) 09:21 [編輯]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淡淡的兄弟丼什麼的太美好了ˊ艸ˋ
> 謝謝kami的餵食!這篇好喜歡啊啊啊!!那時候點文時因為是尼特待業狀態覺得超低落啊QWQ


我才不會說我也好想有一個疼我的哥哥呢(喂
寫的那段時間也是我自己很掙扎迷茫的時候,這種時候真的很希望能有個可以依靠的人呢......

雪倌(kami) | URL | 2015/03/03 (Tue) 23:48 [編輯]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