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槲寄生、詛咒、嚴以律己


「看來有關於詛咒的事情是真的。」
坐在他對面的那人沉默不語,而他則仔細地再打量了一次對方臉上的面具,輕輕嘆了口氣。
「公爵閣下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他問。
「當然是想辦法解除詛咒。」冰冷的面具掩蓋了公爵露出任何表情。「要不然我找你過來幹嘛?」
「那麼就需要公爵閣下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沒有被公爵毫不客氣的態度激起怒氣,他只是淡淡地提出要求。「畢竟我目前知道的全都是傳言,如果您不打算告訴我,我是沒辦法幫您解開詛咒的。」
面具藏不住的目光中閃過洶湧的怒火,但良好的教養讓公爵硬是把怒氣壓下,雙手緊握著座椅旁的把手,咬牙切齒地開始述說約莫是一個月前發生的事情。
公爵是個十分盡責的領主大人,每個月都會帶著自己的親衛小隊去巡視領地,看看領民們的生活過得如何。
上個月巡視領地時,前陣子剛好下了大雨,他們正好遇上了領民們正在整理家園。公爵讓自己的親衛們都去幫忙,自己則是跑到了領地邊緣的森林裡,想要打些獵物晚上加菜。
平時沒什麼人會進入的森林裡滿是落葉堆積而成的淤泥,馬蹄踏在淤泥上沒什麼聲音,也讓一時大意的他忽略了有人正在向他靠近。
「然後呢?那個人做了什麼?」
聽到一半,公爵卻突然閉上了嘴不再開口,他只好主動催促對方繼續說下去。
「做了一些混帳事......然後他拿出這個面具戴在我臉上,說這是詛咒,除非跟我喜愛的人在槲寄生下親吻,這個面具才拿得下來。」
公爵深吸了幾口氣減緩怒意,實在是說不出口對方到底對自己做了什麼。
因為信仰的關係,他一向都非常嚴以律己,直到一個月前都還沒有和任何人有過親密行為,因為他認為無論是親吻還是其他,都應該是屬於自己未來的妻子的。
可是那個人竟然在森林裡把他從馬背上拖下來強吻!
還差點、差點......
「槲寄生?」他抬起頭望了眼公爵府天花板上的布置。
「那是我們家族的傳統。」公爵的語調毫無起伏。「在槲寄生下親吻所愛的人會獲得神的祝福,在神的見證之下無論之後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能拋棄對方。」
「真是個不錯的傳統。」他點頭笑道。
「我把那天發生的事全都說了,你到底能不能幫我解開這個詛咒?」
「當然可以,其實非常的簡單。」他站起身,臉上仍掛著溫和的笑容。「尤其是我沒想到公爵閣下的家族裡竟然有這麼好的傳統,竟然會將槲寄生長年養在天花板上。」
什麼意思?解除詛咒跟他們家的布置有什麼關係?
被請來解除詛咒的神官大人傾身靠近公爵閣下,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
溫熱的觸感還沒有從嘴上消失,從臉上滑落的面具已經無法遮掩公爵錯愕的表情。
「詛咒已經解除了,公爵閣下覺得如何呢?」
刻意壓低的嗓音與那日強吻自己的聲音完全沒有差別,終於明白過來的公爵瞪著眼前仍究笑咪咪的某人,思考著自己到底該狠狠揍他一拳還是該將他扯過來再好好吻一次。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