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炸雞、論文摘要、豆漿



※感謝ARIA的點文!
※生活好辛苦,最近看的東西都挺悲苦的,忍不住感慨了一下


喀答喀答的鍵盤聲在房間裡響起,他鬱悶的盯著右下角的字數顯示,掙扎了幾秒後就把電腦螢幕上的頁面切換到其他地方去。
「這麼晚了怎麼還沒睡?」母親略帶點憂心的臉龐從門口探進來,他抬起略帶茫然的眼神看過去,隨口應了一聲報告還沒弄完。
「太晚睡對身體不好,趕快弄一弄早點睡。」
叮嚀完的母親聽見他又應了一聲就回去房間睡覺去了,他用力地眨了眨乾澀的眼睛,逼自己離開剛打開的遊戲頁面,重新拿起放在一旁的書本查找資料。
雖然很多人都說大學是由你玩四年,但該交的作業還是要交,該念的書還是要念,只是寫作業和念書的時間可能都會壓在最後的死線前就是了。
他又把書本中的篇章讀了一次,想了很幾分鐘還是沒想好要怎麼寫這篇明天就要交出去的論文摘要。
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先隨便寫個東西搪塞過去,然後等之後有機會修改的時候再修改就好了。
他打了個哈欠,走出去房間到廚房到了一杯冰豆漿回來,繼續挑燈夜戰。
打字打得煩了,就去騷擾一下同在網路上的戰友,彼此分享著已經寫了多少字的無用訊息,偶爾也哀嘆一下這東西怎麼這麼難寫。
寫著寫著,一股說不出的陰冷包圍了他,讓他忍不住停下打字的動作,往四周看了看。
怎麼這麼冷?
他突然想起了住在學校宿舍的同學半開玩笑地跟他說過,有些滯留在宿舍裡的學長姊,會好心地提醒學弟妹們半夜開睡覺了的傳言。
堅定地瞄了一眼貼在房門口最上方的符咒,他堅信一切都只是錯覺,只是因為他太晚睡了凌晨本來就特別冷。
還差一點點就能寫到教授規定的字數了。他繼續苦著臉,雙手放在鍵盤上敲敲打打。
等到窗外暗色的天空漸漸亮了,他才總算完成了教授要求他們今天就要交出去的論文摘要。
熬夜過後的早晨陽光不管怎麼躲都比平常看見的還要刺眼,短暫的睡了一覺之後,他打著呵欠去影印店把寫好的論文摘要印出來。
影印店一進去就是滿滿的墨水味道,他看了一圈店裡,發現靠牆的那三臺電腦都有人在用,只好先默默瞇著眼睛站在一旁排隊等著。
然後他聽見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他回過頭,發現喊他的是跟他上同一堂課的朋友。
「你也是來印論文摘要的?」對方眼睛底下的黑眼圈看起來比他還嚴重,不過還是勉強牽起一個微笑。
「嗯,等一下中午一起吃?我想去吃炸雞。」
「可以啊,學校前面那條路轉角那間怎樣?剛開幕在發折價卷,我有拿到兩張。」
他大學附近缺什麼都不可能缺吃的店家,不過總有這麼一兩間店像是被詛咒了一樣,不管賣什麼都很快就做不下去換人做了,弄得連大學裡的學生都記不住那家店裡最近賣的是什麼。
他半仰著頭回憶了好一會兒,才終於明白朋友說的是哪一間店。
「那間店又換人做了?」他記得自己上上個禮拜經過的時候,那間店賣的是鹹水雞。
「對,就是那間店。」
「那就買回來在學餐吃吧。」他點點頭,說完這去話之後沒過多久,就輪到他去印東西了。
許多年後回頭想想,他覺得自己學生時代就屬大學那段時間過得最糜爛,但也最開心。
就像是那頓給死刑犯最後一餐的飽飯一樣,大人們給小孩種種有關未來的謊言終於到了頭,再也騙不下去了,於是只要求他們能順順利利地畢業,然後找到一份能餬口的工作。
而他們這群社會新鮮人像是毫無準備就被扔下懸崖的幼獅,所有的年少輕狂全成了鏡花水月,親身體驗那名為現實的囚牢,一點一滴地壓彎自己原本挺直的背脊。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