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2015,張佳樂生日賀文。韓樂,禮物



※我一定是太久沒寫手感都死掉了,樂樂對不起(土下座


鄰近年假,霸圖俱樂部的成員們雖都還是像往日一樣努力工作,但在心態方面也免不了變得比較輕鬆起來。
除了一個人之外。
韓文清看著桌面上的月曆,二月的某個日期被用紅筆畫上了一個大紅圈,紅圈外還加了很多騷包的小圖案,小花啊小星星啊,弄得不管是誰瞧見這個月曆,第一眼一定都是落在那個日期上。
這麼高調的註記當然不是韓文清自己畫上的,而是某人晃到他房間來時自己畫的,美其名提醒他不要忘了重要的日子。
想到了畫上這註記的人,韓文清正在思考著問題的嚴肅面容變得稍稍溫柔了點,但又隨即恢復成苦惱的表情。
到底該送什麼好?
以往只在長輩們生日時直接包紅包當禮物的霸圖隊長覺得自己遇上了難題。
而另一方面,生日將近的張佳樂倒是一派輕鬆。
再過幾天俱樂部就會開始放年假,讓辛苦了一整年的成員們能夠返鄉過年,有時在走廊上經過張佳樂身邊時,俱樂部的工作人員都能聽見他心情頗好地在哼歌。
對於這樣的情況,略知詳情的張新杰保持沉默,林敬言覺得只要他們開心就好,而輩分比較小的白言非、秦牧云與宋奇英則是有些似懂非懂,卻又十分有一致性地認為前輩們的事情就讓前輩們自己解決,他們不要插手就是幫忙了。
於是收假回來後,緊接著就是張佳樂的生日。
一整天的訓練結束,隊員們三三兩兩地往餐廳的方向走去準備吃晚餐,張佳樂特意走慢了幾步落在最後面,等著跟鎖上訓練室的韓文清一起走。
「吃完飯之後跟我出去一下。」
聽見韓文清這樣說,張佳樂大概可以猜到對方是想幫他慶祝生日。不過一起出去?他還以為韓文清會像之前情人節的時候一樣把禮物塞過來就算過節了。
吃完晚飯,跟著韓文清走的張佳樂隨口問了一句。「要去哪裡?」
韓文清沉默了一會兒才回答。「看電影。」
張佳樂反射性地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在他的印象中像是特地約人去看電影這麼富有娛樂性的舉動完全不像是韓文清會做的事。直到韓文清把他帶到俱樂部附設的停車場,張佳樂還在猶豫要不要開口問韓文清他是不是腦子突然短路了。
不過再怎麼說老韓也是好意......
「上車。」韓文清走到某輛車旁邊,催促。
「你從哪弄來的車?」
「借來的。」
張佳樂瞥了眼車頭上的標誌,努力不讓自己去想這輛車韓文清到底是跟經理借的還是跟老闆借的。
總之,韓文清規劃的看電影行程就在張佳樂的極度困惑中順利成行。
選的是戰爭片,等到照明的燈光一暗下來,張佳樂終於憋不住撇過頭去仔細觀察起韓文清是不是被外星人掉包了。
唯一的光源是大螢幕上透出的光,時明時暗,但就算是最明亮的時候他也只能勉強看清韓文清的臉,而對方正維持著嚴肅的表情盯著電影看。
看了老半天沒看出什麼,張佳樂只好將視線轉回螢幕上,認真看起電影來。
「接下來就回去了?」看著散場後魚貫走出影廳的人群,張佳樂把爆米花桶裡剩下的爆米花塞進嘴裡,有些含糊不清地發問。
「不是。」韓文清的語氣頓了頓,「還要再去一個地方。」
還要再去哪?納悶歸納悶,張佳樂想著反正到地方就知道了,將吃喝完的垃圾扔掉,跟著韓文清坐上車。
途中韓文清下車去買了點東西,坐在車裡等他的張佳樂閒著無聊在車裡四處瞄了一下,發現駕駛座上有一張小紙條。
紙條上寫的竟然是滿滿的約會行程跟建議。
這該不會是老韓掉的吧?等等,連繫一下他今天奇怪的舉動倒是挺像這麼回事的......
趁韓文清還沒回來,張佳樂迅速把紙條上寫的字都看了一遍,然後將紙條塞進自己的口袋裡。
之後韓文清將張佳樂載到了一處幾乎不見什麼燈光的海邊,今日的壽星想起了紙條上被圈起來的「看夜景」三個字,凝重地思考著自家隊長對於夜景的認知是不是有點不大對勁。
雖然光害少了,繁星點點的星空很漂亮就是了。
「生日快樂。」
張佳樂偏過頭,看見韓文清遞過來的手裡有著一個小巧的禮物盒。
該不會又是戒指吧?情人節才剛被嚇過一回的某人有些糾結地把禮物接了過來,然後在對方的示意下將盒子打開。
躺在盒子裡的是一把鑰匙,看形狀應該是用來打開房子或房間大門之類的那種。
想起了之前韓文清跟他說過的那些有關退役後的規劃,張佳樂愣了愣。
「生日快樂。」
身旁的男人又說了一次生日祝福,抬起頭的那瞬間,他似乎看見了自家戀人露出了難得一見的溫柔笑意。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