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溫差

鼓起的被窩裡有隻手伸出來,略顯茫然地在四周摸索著,直到手指碰觸到床邊的小矮櫃,才沿著矮櫃邊緣找到了昨晚被放置在上面的手機。
早上十一點二十四分。他面無表情地盯著螢幕上顯示的時間。
原本以為自己會因為昨天發生的事情輾轉反側、忐忑地徹夜未眠,沒想到飯後喝的那點酒還是讓他在不知不覺中睡著了。
他隱約記得自己作了一個很長的夢,但現在回憶起來,只記得幾個紛亂的畫面,以及心底難以言喻的惶恐。
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吧。他想著,勾起的嘴角沒幾秒就又垮了下來。
睡得太久,移動身體時感覺到痠痛的感覺從背脊處往其他地方發散,他僵硬著動作慢慢爬起身,一抬起頭就看到旁邊那張單人床上疊得十分整齊的被子。
也是,都這個時間了......
沒有穿襪子的腳掌在觸及冰冷的磁磚地板後,立刻往回縮了下,他看向掛在房門邊的溫度計,才突然意識到溫度的變化。
都說春天後母面,這亂七八糟的天氣能混亂到隔了一天就像是從夏天跨到冬天來。
他忍著腳底傳來的冷意,雙腳在地板上踏了踏,直到身體適應了這樣的溫度,才穿上放在一旁的外套爬下床,打開房門走出去。
客廳裡,昨日還開著透風的窗此時全都關著,連風聲也沒有的室內格外安靜,他走到廚房的冰箱前,望著往日會有小紙條的位置,苦笑。
有小紙條的地方還是有小紙條,只是以前的小紙條上總是寫著讓他記得吃餐桌上事先做好的食物,或者是注意天氣之類的關心話語,今天的紙條上只有冰冰冷冷的幾個字。
「出門了。」他把小紙條上的內容唸出來,想了想,打開冰箱,拿出一罐牛奶放進微波爐裡加熱。
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喝完牛奶,又看了一會兒電視,直到切到新聞台時發現已經快一點了,他才放棄繼續等人的想法。
他思考了下冰箱裡儲存的食物,還有自己不算好的廚藝,最後決定隨便弄碗湯麵來當今天的午餐。
先將水燒滾,然後將小排骨扔進去熬湯頭,然後開始處理要拿來當配料的菜跟肉。
他的室友是家中長子,底下的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都跟他相差超過五歲,所以很會照顧人,再加上他的個性本來就十分溫和,在他們都還是學生的時候人緣就很好。
只是他太會照顧人了,讓長期和他相處,甚至是之後又跟他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他忍不住產生了點別的想法。
低頭洗菜、切菜,他想著對方這種時候會跑到哪裡去,不知道今天還會不會回來。
湯面的味道很普通,就算是處於飢餓狀態,被養刁了的舌頭仍使他微微皺起眉頭,有些食不知味地放下筷子。
昨天晚上是他的生日,他和室友說好了,今年不找別的朋友一起,也不準備別的活動,只要買個小蛋糕和一些酒,在他們的住處兩個人單獨慶祝就好。
酒喝多了,腦袋不免變得有些暈乎乎的,那時的他看著室友微笑著的臉,一時衝動就抓著他吻了上去。
然後他搞砸了一切。
下午的時候他心不在焉的拿出之前買的書有一頁沒一頁地翻著,書上寫了什麼他一點印象都沒有,腦袋裡不斷思考著自己接下來該怎麼跟室友相處。
一直到夕陽西下,光靠著室外照射進來的自然光已經沒辦法讓他看清書頁上的字時,他才起身打開客廳的燈。
晚餐當然還是他自己解決的,沒人陪著吃,他也不想花太多時間在吃晚餐上。他從櫥櫃裡挖出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放進去的泡麵,確認還沒過期,煮了吃掉就當晚餐吃完了。
出乎他意料之外,在離午夜還有將近兩個小時的時候,他的室友回來了。
勉強掛在臉上的笑讓彼此都有些尷尬,室友在玄關換好拖鞋走進客廳,拎高他提著塑膠袋的左手。「我在路上買了一點滷味,一起吃吧。」
他主動到廚房去拿碗筷,等回到客廳的時候室友已經打開了電視。
「昨天晚上......」將袋子裡的滷味裝進大碗裡,忽略電視裡傳來的吵雜聲響,他率先開口。「我太久沒喝酒了,不知道自己發起酒瘋竟然這麼可怕。」
既然對方想要裝作若無其事,那他除了配合之外,根本做不出任何近似攤牌的舉動。
「你昨天真的喝醉了?」室友吞下嘴裡的豆干,表情看起來並不是他以為會有的鬆了口氣。
他下意識地點了點頭,等點完了頭才意識到他的問話好像有點不大對勁。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我就相信你。」
新聞主播正在播報新聞的聲響突然消失,他轉過頭,才發現室友手中拿著遙控器,拇指還放在電源鍵上。
「我非常不喜歡聽謊話。」室友微微一笑。



後記
我想表達的溫差一個是溫度,一個是室友對主角的態度(?
其實應該要寫長一點比較表現得出差異,可是我實在沒精力了ORZ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