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untouchable(不可碰觸的)

在那之後,他們誰都沒有再提起那天的事情。
洗衣機發出了聲音提醒他衣服已經洗好了,他從沙發上站起身,走到陽台邊,打開洗衣機最上面的蓋子,將裡面已經洗好的衣服一一拿出來套上衣架,再晾在曬衣竿上。
洗好衣服後,他打算去超市裡補充一些廚房中快要用完的調味料,於是他走到室友的房門前,想問問他有沒有要讓他順便買回來的東西。
指節輕敲上房門時,他發現室友的房間門竟然沒有關好,站在原地喊了幾聲對方的名字沒有得到回應,確認室友的確在房間裡的他覺得有些奇怪。
「我進去了。」他這樣說著,推開門,堂而皇之地走了進去。
空蕩蕩的房間裡,只有浴室的方向傳來了細微的水聲,發現室友只是在浴室裡洗澡的他鬆了口氣,視線突然被書桌上還亮著的電腦螢幕吸引。
打開著的資料夾裡全是一張張被標上日期與編號的照片,雖然只是粗略地瞄了幾眼,但他仍能看出上面全都是自己與室友的合照。
果然是騙人的,說自己是喝醉酒的事。
他的室友是個在他看來有些敏感、防衛心有些重的人,所以在那人向自己提出同住的邀請時,雖然習慣性地牽起笑臉,但他知道自己是驚愕的。
驚愕,但並沒有想要拒絕的想法。
事實也證明了他們是十分適合同住的室友,對方略微懶散卻不至於到隨便的生活態度很合他的胃口,至少能讓喜歡照顧人的他感覺到自己是被需要著的。
不過自從不久前室友生日的那個夜晚後,一切都變了。
他嘆了口氣,起步改來到浴室門口,稍微用了點力道敲了敲分開浴室與房間的塑膠門板。
裡面的水聲立刻停了,然後是室友帶點小心翼翼的詢問。「有事?」
「我要去超市,你有沒有什麼要買的東西?我一起買回來。」
充斥在空氣中的寂靜似乎是室友正在思考的表現,又過了好幾秒,浴室裡頭才傳來疑問的回應,室友讓他幫忙帶幾瓶飲料回來。
他挖出放在置物櫃中的環保袋,把鑰匙、手機和幾張鈔票塞進褲子的口袋裡就出門了。
在從超市回來的路上下了點毛毛雨,他加快了走路的速度,回到家裡的時候室友已經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盯著電視裡在草原上奔跑的動物們。
突然覺得對方這樣的神態很可愛的他笑了笑,從環保袋裡隨便挑一瓶室友指定要買的飲料,悄悄靠近沙發椅背,將還泛著涼氣的飲料瓶面貼上室友的臉。
「哇啊!」果然被嚇了一跳的人從沙發上跳起來,轉過頭來看向他的表情十分驚恐,但在驚恐退去後卻是帶點尷尬的疏離。「謝、謝謝,多少錢?我等等拿給你......」
「不用了。」他繞過沙發,走到前面去拉著室友一起坐下,先把環保袋放在桌上,然後幾乎是不悅地察覺到室友正努力不著痕跡地想離他遠一點。「我覺得我們需要好好談一談。」
「要談什麼?」
他想了想。
「就從你為什麼要說謊開始談吧。」


tbc.

後記
我竟然趕出來了......雖然還是遲交啦XD
嗯,因為是趕的,所以很潦草對不起ORZ
預設的不可碰觸的,一個是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個是開始躲人的室友,另一個是主角平常關在心底的腹黑傾向。
以上一篇的角度來說,這一篇的室友是上一篇的主角,上一篇的主角變成這一篇的室友了
#就是不取名字系列(不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