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三日鶴,冬日


#三日鶴這CP對我來說真的好難寫啊,因為兩個都是妖孽般的人物呢


變冷了。
拉門一打開映入眼簾的就是一片雪白的冬日景象,雖然昨天就有接到通知,但實際看到的時候三日月宗近仍是露出了些微驚訝的神情。
真是神奇。他想著。昨日還滿是青綠的院子裡,今天就只剩下滿滿的白色了。
雪的顏色。乾淨無瑕的顏色。
就像是現在正在雪地裡蹦蹦跳跳的那把刀身上的顏色。
三日月宗近偶爾會困惑鶴丸國永那像是源源不絕般的活力到底是從哪裡來的,簡直活潑得讓人無法不去注意他。
不遠處,靠近池塘邊的鶴丸國永正在向跟在他身後的短刀們比劃著什麼,然後一腳踏上了結了冰的池塘水面。
因為結了冰的關係,水面變成了一大片霧濛濛的硬塊,偶爾還能隱約見到有幾條魚在下面游動著。
鶴丸國永在冰面走了幾步,確認沒問題,然後立刻大剌剌地往前方滑動了幾步,走到靠近池塘中心的位置轉身朝短刀們揮手,甚至還為了證明冰面能夠承重,小小地跳了幾下。
站在長廊上的三日月宗近默默看著那彷彿與雪景融成一片的白色在幾下跳躍後,在短刀們的驚呼聲中掉進了冰面裂開來的池塘裡。
「哈啾!」
大大的噴嚏聲在房間內響起。
「原來人類說的著涼就是這種感覺啊。」鶴丸國永揉了揉鼻子。「真不舒服。」
雖然說因為本體是刀的緣故,類人的身體比真正的人類的身體還要好上許多,但折騰過頭還是會生病或受傷。
審神者聽說了在庭院裡發生的意外,匆匆趕了過來,確認鶴丸國永只是有點被涼到了,隨意叮嚀了幾句話就跑去探望被嚇到的短刀們。
想起鶴丸國永剛被拉上來那一副全身濕淋淋又不停發著抖的樣子,三日月宗近拿起撥火棒撥了撥炭爐裡的木炭。
方才還是落湯鶴的刀已經換下被水浸濕的衣服,身上裹著厚厚的被子,正窩在炭爐旁取暖。
房間裡只有他們兩個人,三日月宗近看著包得像一顆球的鶴丸國永,炭爐散發出的微微紅光映在他的臉上,看起來就像什麼可口的甜食一樣。
嚐起來會是什麼樣的味道呢?
他的腦中忍不住冒出了這樣的念頭。
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將鶴丸國永壓在了身下。
三日月宗近低下頭,先在鶴丸國永的臉頰上輕輕咬了一口,然後才親上他的唇。
雖然剛才裹著被子靠在炭爐邊很溫暖,不過此時身體相貼時體溫互染的感覺更暖和,在三日月宗近結束這個吻打算爬起來時,鶴丸國永主動伸出手抓著他又好好地吻了一次。
「這樣好多了。」鶴丸國永微笑著。「剩下的之後再繼續。」
紙門外,映著一道拿著托盤人影,一期一振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三日月殿下,鶴丸殿下,我送熱茶過來了。」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