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CWT40無料,安清,關於還未說完的那些事情



沖田先生領養大和守安定跟加州清光的時候,他們已經七、八歲了,正好是要去上小學的年齡。
「你們可以不用叫我父親沒關係。」蹲下身來的沖田先生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我會對你們很好的。」
出於尊重他們原來的父母親的緣故,沖田先生並沒有更改她們的姓氏或名字,導致在他們開始上學後,班上幾乎沒有人知道他們兩個的父親是同一個人,頂多以為他們是家裡住得很近,所以才會一起來上學。
在大和守安定與加州清光的小學時期,他們的一天通常是這麼開始的。
最早起來的是沖田先生,為了要替兩個孩子準備早餐,他會在他們該出門的一個多小時之前爬起來,先處理完食材後再叫他們起床。
覺得這個年紀的孩子一起睡可以培養感情的沖田先生,當初在布置房間的時候,替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各買了張單人床放在同一間房間裡。
禮貌性地敲了敲房門,沖田先生走進去時候大和守安定已經張開了眼睛,正準備按掉擺在他和加州清光的床之間、那座小櫃子上的鬧鐘。
「早安。」沖田先生微笑著向他道早。
大和守安定揉了揉眼睛,睡眼迷濛地回他一聲早,搖搖晃晃地爬下床。
沖田先生走到加州清光床邊,看著仍抱著棉被呼呼大睡的孩子。「清光,該起來了。」
躺在床上的大型毛毛蟲蠕動了下,勉強睜開了眼,然後又立刻閉上。
沖田先生一臉無奈,彎下腰把賴在床上不起床的小孩抱起來,走進浴室。
已經在浴室裡的大和守安定十分乖巧地搬了小凳子到洗手臺旁邊,自己刷牙洗臉,而被沖田先生抱著的加州清光則一直到沖田先生幫他把臉洗乾淨了,才迷迷糊糊地接過已經沾好牙膏的牙刷,站在沖田先生替他拿過來的小凳子上邊打呵欠邊刷牙。
換好制服的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一前一後地走進飯廳,餐桌上已經放上了香噴噴的小飯糰和牛奶,沖田先生還在廚房裡幫他們準備要帶去學校的便當。
在餐桌左右兩側各自坐下的孩子齊齊轉頭望向廚房的方向,異口同聲地開口。「沖田君。」
「馬上就好了。」他們的養父回過頭應了一聲。
大和守安定與加州清光就讀的小學離家裡不遠,大約走個十多分鐘就到了,除了剛開始的幾天沖田先生會陪著他們走去學校,之後就全都是他們自己走路去上學。
穿戴整齊的大和守安定與加州清光接過沖田先生遞過來的書包,穩穩地揹在肩膀上,穿好外出鞋,乖巧地站在玄關處讓沖田先生幫他們戴上帽子。
「我們出門了。」
「路上小心。」
加州清光打開了大門,回過頭,不意外又看見了大和守安定正死死地抓著沖田先生長褲上的布料,一動也不動。
「沖田君不和我們一起去嗎?」小小的大和守安定仰著頭,眼中滿是期盼。
沖田先生笑了笑,拉開大和守安定的手,讓他快點出門,要不然就要遲到了。
走出家門後,因為沖田先生拒絕陪他們去上學,一路上大和守安定都板著臉生悶氣,加州清光忍不住開口刺他。
「你都幾歲了,去上學還要爸爸陪。」還附帶了一個鄙視的眼神。
大和守安定哼了一聲。「也不知道是誰,都幾歲了早上還賴床起不來。」
「羞羞臉!」
「賴床鬼!」
兩個小孩就這樣站在路邊怒視著對方好一會兒,突然想起他們再不快點去學校就要遲到了,如果遲到的話老師說不定會通知家長。
不行!不能遲到!
短暫達成了休戰共識的兩個孩子又互望了一眼,不約而同地快步往學校的方向走去。


他們放學回來的時候,沖田先生還沒回到家。
大和守安定從書包的小隔袋裡拿出鑰匙,打開了家門,跟在他後面進門的加州清光動作慢吞吞的,苦惱著今天老師給的作業該怎麼寫才好。
「你好慢。」回過頭來看到加州清光還在玄關換鞋子的大和守安定嫌棄他。
「就算快一點,沖田君又不會比較早回來。」加州清光回嘴。
他們就這樣邊吵嘴邊回到房間裡放下書包,咚咚咚地跑到客廳的沙發上,打開電視,轉到新聞台,邊看新聞,邊豎起耳朵聽著門口有沒有傳來什麼動靜。
沒過多久,玄關處傳來大門被打開的聲音,大和守安定率先衝下沙發,跑到門口去迎接他們的養父,加州清光也跟著跑了過去。
「沖田君,你回來了!」
沖田先生摸了摸他們的頭。「我現在就去準備晚餐。」
吃完晚餐後,大和守安定與加州清光在沖田先生的監督下乖乖上樓去寫作業,寫完作業後不久他們又下樓跟沖田先生一起看了一下電視,就到了該洗澡睡覺的時間了。
同樣出於想讓兩個孩子好好培養感情的原因,沖田先生通常都會讓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一起洗澡,雖然每次洗到後來都會變成一場災難。
「把肥皂拿給我!」
「不給!」
「快點拿過來!」
「就說不給了......哇啊!」
浴室裡頭傳來兩聲像是掉進水裡的巨響,沖田先生嘆了口氣,走到浴室外敲了敲浴室的門,輕聲詢問裡面的兩個孩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此時的浴室裡特別安靜,只有些微的水聲迴盪。
過了好一會兒,裡面才傳來大和守安定跟加州清光支支吾吾的聲音。
「沒、沒什麼......」
「只是不小心跌倒了......」
之後他們匆匆忙忙的洗好澡,換上睡衣,頂著濕漉漉的頭髮跑到客廳裡讓沖田先生輪流幫他們吹頭髮。
吹完頭髮,沖田先生會唸個故事或唸書給他們聽,或者跟他們聊聊天,談談最近發生的事情,然後才催他們上床睡覺。



等到他們長大成人,關係也從竹馬變成戀人,鼓起勇氣向養父坦白後,他們的養父總喜歡說些他們小時候發生過的事來取笑他們。
「所以是不是我那個時候讓你們一起洗澡,你們才培養出感情的?」沖田先生略微好奇地問著坐在他對面的兩人。
加州清光默默瞥開了目光,大和守安定則是堅決否認這件事跟他們會成為戀人一點關係也沒有。
「是嗎?」已經有了年紀,卻因為有張娃娃臉所以看起來還是很年輕的男人有些惋惜地感嘆。「不過你們的確從小的時候開始感情就很好呢。」
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互看了一眼,發現彼此臉上都帶著不以為然。
他們小時候那種相處模式哪裡看得出感情好了?根本是每天都在搶奪養父的關注,把對方當敵人啊!
「對了,我最近整理倉庫的時候,找到了你們小學那時候寫的作文,你們要看看嗎?」
「我們等一下還有通告,該走了。」大和守安定忽然臉色一變,拉著加州清光站起身來,迅速地向沖田先生告別。「沖田君,我們下次再來看你。」
被遺落在書房桌上的兩張作文紙上,是孩童特有的稚嫩筆跡,作文的題目是我的夢想,其中一張作文紙上信誓旦旦地寫著自己的夢想就是長大後要把爸爸娶回去,另一張作文紙上則寫著自己以後要當全世界最可愛的人。
沖田先生將自己的兩個孩子送出門後,走到了書房,滿眼都是笑意地拿起了那兩張作文紙。
「他們都長大了呢......」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