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失戀、擦肩而過、鳳蝶



※感謝月月的點文ww
※我已經從沒靈感變成腦袋有病了



凡間有句話,說,姻緣天注定。



紫辰仙君又失戀了。
仙界的生活剔除掉修練或本身的工作,其實是非常缺乏娛樂的,紫辰仙君再度失戀的這件事,作為仙人們最喜歡聽的八卦在一刻鐘內就傳遍了整個仙界。
「月老,別躲了,快出來吧,紫辰仙君還在外面等著呢。」
月老殿內,窩在自己房裡死活不動彈的月老被紅娘扯著袖子,想要硬把他扯到大殿上。
「不去不去,妳拉我幹什麼?有本事妳自己去應付紫辰仙君啊!妳不也是管姻緣的嗎?」
「我只負責牽紅線,姻緣簿可是你在管的。」紅娘拉煩了,知道月老的法力在自己之上,如果對方真的不願意動彈,她是怎麼樣也拉不動的,索性換了個方法。「要不我直接把紫辰仙君喊進來?」
月老一聽,立刻瞪大了眼連喊了好幾聲千萬別,扯回自己的袖子焦躁地在屋子裡走來走去。
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更何況他想躲的還是名位階比他高上許多的仙君。月老努力在心中說服自己,愁眉苦臉地拖著步伐往大殿的方向走去。
臨到大殿前,月老嘆了口氣又拍了拍自己的臉,整了整面色才微笑著走進大殿。
「月老。」
早些時候才擦肩而過的俊臉幾乎在眨眼間就來到眼前,剛聽見喊聲想應的月老僵在原地,默默後退了幾步,勉強將笑容重新掛回臉上。「紫辰仙君,久等了。」
「月老,我有事相求。」紫辰仙君愣了一會兒,不明白月老為什麼要往後退,但後來立刻憶起自己來月老殿的目的,上前抓住月老的手臂,想要將請求說出口。
「仙君別著急,慢慢說。」月老瞄了眼被捉住的手臂,口風一轉。「不過若是與羽蝶仙子有關的事情,恕我愛莫能助。」
羽蝶仙子的原身是隻鳳蝶,擅舞,據說紫辰仙君就是看過羽蝶仙子的舞蹈後才喜歡上她的。
「為何?」紫辰仙君皺起眉,心中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我不能壞人姻緣。」月老掙開了紫辰仙君抓著他的手,正色道。
「什麼意思?」
「羽蝶仙子在姻緣簿上已有紅線。」
月老無視紫辰仙君大受打擊的表情,兀自神遊。每回紫辰仙君被仙子拒絕都會上月老殿來求助,奇怪的是,紫辰仙君所追求的仙子們全都已經各有姻緣,更詭異的是──
「月老,我想借姻緣簿一觀。」
「仙君冷靜點。」月老抽了下嘴角,紫辰仙君這是受不了失戀的打擊打算拋棄理智了嗎?「這姻緣簿只有月老看得見上面寫了什麼,其餘人等就算看了也只能看見白紙。」
「那、我......」紫辰仙君張口剛說了兩個字後又把其餘的話吞了回去,一臉懊惱。
知道他想問什麼,月老直接送給他四個字。「無可奉告。」
等月老送走了紫辰仙君,一直偷偷躲在後頭窺看的紅娘終於肯走到大殿上,同情地拍了拍月老的肩膀。「你辛苦了。不過我也有些好奇,紫辰仙君在姻緣簿上到底有沒有紅線啊?」
月老長嘆了一口氣,窩到一邊的椅子上,沒有說話。
紅娘自己想了想。「不對,若是紫辰仙君在姻緣簿上已經有了對象,你肯定早就讓我去牽紅線了,怎麼還會讓紫辰仙君每次失戀都來月老殿騷擾你。」




其實紫辰仙君在姻緣簿上是有紅線的。
月老有些心不在焉地翻開姻緣簿,慣例性地查看著裡面的變化,記錄下需要讓紅娘去幫忙牽線的人選。
凡人說的姻緣天注定,這句話裡所指的天,是天道,而不是他們這些在天界掌管姻緣的仙人。
姻緣簿上的名字會有紅線相繫,通常只會有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天道認為他們肯定得結為伴侶才符合大道,一個是他們自己因為種種原因而決定相伴終生。
相較於後者,前者的情況要少上許多。
紫辰仙君這四個字從姻緣簿的頁面上浮現,字底下有個紅線勾成的同心結,紅線連繫的另一端是他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怎麼可能?月老搖了搖頭。天道肯定是弄錯了。
合上姻緣簿,他將記下的名單與他要去人間晃晃的訊息化為光球送去給紅娘,信步往南天門走去。
「月老要去凡間啊?」守門的天將抬起手向他打了聲招呼。
「是啊,去看看,巡視一下。」月老笑了笑,通過了南天門來到凡間。
陽光燦爛,流水潺潺,月老鬆開手裡捏著的手訣,四處望了望,解開身上的幻術。
剎那間,原本長鬚斑白的老者變成了年華正好的青年,月老抬起手摸摸自己的臉,又捏了一把,突然想起有聽見流水聲附近肯定有水源,匆匆忙忙地順著水聲傳來的方向找著了一條小溪。
「我都快把自己的樣子忘了。」他望著水中的倒影,忍不住再戳了戳被倒映在水面上的那張臉。
細碎的祈願話語斷斷續續地從風中傳來,月老偏頭聽了好一會兒,邁開步伐往某個方向走去,一路走到了一座香火鼎盛的小廟前,才停了下來。
廟門口的匾額上是被香火燻得有些發黑的月老祠三個字,幾個結伴而來的姑娘磨磨蹭蹭地走了進去。
有名男子站在不遠處的地方,探頭望向門口的方向,看起來有點眼熟,但直到那人側過身、半張臉進入了月老的視線後,他才驚覺對方竟然是個熟人。
察覺到有視線落在自己身上,男子回過身,微微一愣後立刻露出笑容,大步往月老所在的方向靠近。
「公子也是來拜月老的嗎?」
月老極力克制自己的驚訝與驚恐,僵硬地點了點頭。
「不過現在月老祠裡都是姑娘家,不好進去......」男子沉吟片刻,「相逢即是有緣,不如我們一起去茶寮喝口茶,過一會兒再過來?對了,公子如何稱呼?」
「我姓何。」
「我姓林,林子辰。」男子的眼中滿是笑意,「何公子是否覺得我十分不可信,竟然不願意與我交換姓名。也罷,的確是我太唐突了。何公子,請。」
月老順著他手掌傾向的方向走了幾步,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根本就沒有答應對方要和他一起去喝茶。
而此時在月老殿中代替月老掌管姻緣的紅娘悠悠哉哉地牽好紅線,翻開姻緣簿。
紫辰仙君這四個字從頁面中浮出,紅線另一端牽繫著的名字只有兩個字。
何湮。




後記
當初腦洞開太散了,本來是打算寫長一點的,結果還是卡文卡得好想撞牆。
原本想說要不要把設定全部寫在後記,不過還是先留著吧,之後有機會的話再繼續寫他們的故事。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