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狂熱、學伴、即將畢業



※感謝小夥伴的點文!
※自信這種東西,到底能從哪裡挖出來呢?



「這是什麼?」他眨了眨眼,納悶地看著桌面上樸素的白色信封。
「不知道,他們叫我拿給你的。」
坐在他旁邊位子上的是他的學伴。
他們系與隔壁系有合作進行抽選學伴的活動,大一時他們成了學伴,互相相處磨合了一陣子之後覺得沒什麼大問題,彼此說好了搭伙一起念書,就這樣一直到即將畢業的時候。
他拿起信封,從中抽出兩張單薄的紙片。
電影票?
還沒等到他看清楚票面上的詳細資訊,坐在他身旁的學伴已經搶走了他手中的票卷,瞄了瞄上面的電影資訊,果斷地將兩張電影票塞進自己的口袋裡。
「你幹嘛?」他有些詫異地開口詢問,「不是說給我的嗎?」
對方支支吾吾了好半晌也說不出什麼好的解釋,最後只能嘆了口氣,把實情全盤托出。
事情的起因要歸咎於他們兩個系所之間的學伴制度。
說是學伴,但大部分的學生其實都將抽選學伴這件事當作變相的聯誼,大一和大二分別有一次抽選的機會,畢竟不是每個學生都那麼認真的在應對課業,所以除了已經看對眼的或對擁有學伴不感興趣的,多數的學生都會在大二的時候繼續參與抽選。
「所以你的意思是,因為我們從大一就一直當學伴當到現在,所以你的室友都以為我是女的,然後你喜歡我?」他的語氣中滿是不敢置信。
「就是誤會而已。」想說得理直氣壯最後卻仍忍不住心虛。「他們只知道我們會固定找時間出來一起念書。」
其實他也不懂為什麼他的室友們會對這樣的事情展現出異於平常的狂熱,就算、就算他真的喜歡……
「喂。」伴隨著呼喚聲的是掌心朝上的手掌,「電影票拿出來。」
他的學伴愣了愣。「你要去看?」
「不用自己出錢,不看白不看啊。」
才剛伸進口袋又離開的手再度探進口袋中,低垂著的腦袋裡糾結地思考著他如此理直氣壯的討要態度是不是因為已經有了一起去看電影的人選。
「對了,是哪部電影?」
被攥在手心內的票卷染上持有者的體溫,他看了眼片名,是最近宣傳力度頗大的一部推理小說改編電影。
「剛好是你之前想看的電影。」將頭湊過來一起看的那人開口,「既然是讓你追女孩子用的,總不會挑你沒空的時間吧?那就去吧。」
「好,不過我要先回去把他們好好罵一頓。」
聽出隱藏在話語間的咬牙切齒,他忍不住偷笑了幾聲。「順便替我謝謝他們請我看電影,記得澄清一下我的性別。」
他們約好了下一次見面的時間地點,又繼續待在店裡看了一會兒書後才各自回到居住的地方。
「怎麼樣怎麼樣?」回到寢室裡,將信封硬塞給他的室友們立刻迫不及待地詢問後續。「她答應了嗎?你們要一起去看電影吧?」
「我們的確要一起去看電影。」他有些無奈地嘆了口氣。「不過我什麼時候說過他是女的了?」
「啊?」
看著面前的五張臉齊齊露出呆滯的表情,他心情很好地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打開電腦螢幕,開始瀏覽有關那部電影的相關介紹與資訊。





後記
雖然一開始的確是出於懶惰所以寫三題很少取名字,畢竟是短篇嘛,每寫一篇就要取好多名字太虐了。
不過也是有抱持著只用代稱訓練自己的想法,一直沒有問過,所以現在想問一下有在看我家三題的大家,會覺得只看代稱會分不清楚誰是誰嗎?
如果會分不清楚的話,我會繼續努力讓他們看起來更分得開。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