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新坑、相似、打工



※感謝阿燁的點文!
※生命總會自己找到出路......吧



「我去打工了。」
他邊站在玄關換上外出鞋,邊向正坐在客廳裡的室友告知他要出門了。
「去吧去吧。」掉進新坑裡正打遊戲打得正著迷的室友頭也不抬地朝他搧了搧手,一副要走快走不要干擾他玩耍的模樣。
真是見遊戲忘友。他默默地在心中吐槽,關好門,來到電梯前按下按鈕。
他們分租的套房就在他們學校附近,因為地理位置的緣故,住在這一棟樓房中的大多都是他們學校的學生。
電梯門開啟,在電梯裡的女孩可能是急著出來,慌慌張張地連看都沒看電梯外一眼,直接撞上了準備進電梯的他。
「啊,不好意思。」女孩吶吶地道歉。
「沒關係,我自己也沒有看清楚再走。」
忙碌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送走了最後一名客人,也差不多到他今天打工結束的時間了。
「我回來了。」
屋內安靜到只有電風扇兀自轉動的嗡嗡聲,他換上室內鞋走到客廳的沙發前,才發現自家室友倒在上頭呼呼大睡,有著白色外殼的手機就掉在他的手邊。
彎下腰,他的手指隔空順著室友的輪廓滑落到臉頰上,然後狠狠一捏。
「起來吃晚餐。」
「喔......」被捏醒的室友打了個呵欠,又揉了揉自己被捏紅的臉,哀怨地跟在他身後來到餐桌旁坐下。「你買了什麼?」
「打你的電話你沒接,隨便買了兩個麥當勞的套餐。」
油炸食品冷掉之後吃起來有種特別的濕黏感,雖然多少會影響到食物原來的味道,但對兩個不是很在意食物品質只想填飽肚子的大男孩來說,這樣的差別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吃飽了吃飽了。」收拾完餐桌上的殘局,室友歡樂地又去撈手機來打遊戲。
「明天要交的報告你寫了沒?」他殘忍地打斷了室友愉快的遊戲時光。
「......還沒。」
「有時候我真覺得我不是你的室友,是你的保姆。」嘆了口氣,他伸出手,對上室友茫然的目光。
「幹嘛?」
「把你的手機交出來,我幫你遠離誘惑。」
幸好喜歡玩歸喜歡玩,室友還是分得清事情的輕重緩急,很配合地交出手機爬回自己的房間寫報告。
咦?等等,不想為了遊戲分心的話他把手機關機不就好了,幹嘛把手機交出去?
正在與報告奮鬥的室友腦中突然驚覺有哪裡不大對勁,卻又立刻被近在眼前的死線轉移了注意力。
確認室友的確正在努力寫報告,並沒有讓作業開天窗的打算,正想翻閱從圖書館借來的書的他注意到了室友的手機亮了起來。
順手抄起手機幫室友看看是不是什麼重要訊息,滑開待機畫面後他卻看見了一張似曾相似的臉孔。
這個人好像是......之前在電梯口跟他相撞的女孩?他們認識?
不動聲色地稍微瀏覽了一下他們的對話紀錄,看了好半晌他才想起自己似乎該尊重一下室友的隱私權。
反正看都看了。他愉快地這樣想著。看都看了,再多做點什麼應該也不會怎麼樣。
略帶惡意地三兩句回復了女孩的問話,隨後他立即將女孩加到室友的黑名單中。



後記
我一開始真的不是想寫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卡了幾次之後,寫出來的主角就變得如此三觀不正
有時候真的會有筆下的角色會自己長大的感覺(?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