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皇冠、沉默、失而復得


7/8三題企劃
※颱風天,寫稿天



他們近乎是沉默地攻入了王宮。
昔日富麗堂皇的宮殿到處都有被破壞的痕跡,火光映著他們面無表情的臉,晃動的陰影勾勒出了猙獰的形狀,只要遇見抵抗或是正在奔逃的人一律殺無赦。
他們追隨著效忠的殿下走進擺放王座的大殿,大殿中裝飾用的寶石或金銀早就被逃跑的守衛或僕人搜刮一空,他們只簡單地在這裡查看了一下,便遵從著殿下的指示來到王宮後院。
「你們在這裡守著。」王子微偏過頭,用手指抹掉濺在臉上的血跡。「要是我真的不小心讓誰逃出來了,先抓住就好。」
「是。」
身為王子的近衛長,他僅知道王宮的後花園裡有王族秘密建造的、通往王宮外的通道。
他也只需要知道這樣就足夠了。
層層草木之牆組成的迷宮稀釋了不遠處響起的慘叫聲。
「你怎麼能!怎麼能......」
「我們是你的長輩!我、我是你的父親!」
「住手!快住手!你不能這麼做......你不能殺我!」
迷宮的深處很快地只剩下王子朝外移動的腳步聲,直到王子拎著那頂代表權勢的皇冠出現在他們的視線中,他們才真真切切地鬆了口氣。
「殿下。」他走向前,領著身後的近衛隊等待對方接下來的命令。
「找些東西來把這裡燒了。」才剛手刃國王的王子殿下一臉平靜,「然後派一個人告訴外面那些人,國王死了。」
王國因為前任國王的治理不善已經腐敗到即將分崩離析的地步,若不是敵對的國家也正好陷入內亂之中,這個曾是大陸第一強國的王國早就不存在了吧。
王子的近衛長漫不經心地這樣想著。
距離前任國王的死訊傳出又過了三年,他們所效忠的王子並沒有登上王位,而是從僅存的王族成員中挑了一名少年,親手替他加冕。
屈居於宰相之位的王子從那日之後開始忙於政務,總算在半年後將混亂不堪的王國治理得有些起色。
而王子的近衛長並沒有像近衛隊中的其他人一樣被派到各地去執行任務,依舊留在王子的身邊護衛他的安全,又訓練出了一隊王子的近衛,並協助王子處理事情。
叩叩。
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近衛長看了看窗外,發覺又到了每天少年國王來找王子上課的時候了。
「陛下。」他走至門邊替年少的國王陛下開了門,彎下腰例行地鞠躬致意,在對方讓他免禮後,繼續處理被敲門聲打斷的事務,間或偷瞄一眼正在認真傳授為王之道的叔姪。
少年眼中的孺慕與依賴太過明顯,近衛長想起不久前自家殿下還一臉欣慰地說著陛下近日進步很多,再過不久應該就能漸漸嘗試讓陛下獨立處理政務,而他自己到那時就能卸任,遵循最初的心願到王國各處走動。
「......你要守住王國失而復得的榮耀。」教授告一段落的王子用這句話作為結尾。
年少的國王似乎是察覺到了這句話背後的含意,不動聲色地皺起了眉,王子卻以為他只是因為這太過沉重的責任感到擔憂。
自家王子殿下第一次出外遊歷,沒過多久就遇上了因為國王貪圖享樂、不顧民生引起的叛亂,不得已只好招集軍隊親自攻入王宮將動亂的根源斬殺殆盡,立了新的國王操心起原本不打算接手的政事。
至於第二次出外遊歷......說不定連能不能出行都是個問題。
近衛長默默在心中嘆了口氣。


後記
因為某些原因,稍微受到了點打擊所以遲完成,當然也遲交了ORZ
總覺得每次寫到後半段,劇情常常跟一開始的構想不一樣啊
怎麼我不管怎麼寫都好基(ry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