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海浪、否定、離家出走


8/19三題企劃
※提醒自己不要再烏鴉嘴了QQ


海洋否定了人類的存在。
沒有鋪天蓋地的大海嘯,甚至沒有任何異常的徵兆,一夕之間,海洋築起了一道看不見的界線,將所有屬於人類的製造物扔到海岸上,拒絕人類的進入。
人們再也看不見海浪拍打上岸的情景,像是有一個巨大的玻璃罩子將海罩住了,隔絕了海與海之外的所有。
各地的政府嘗試了每種他們所能想到的方法,卻依舊無法突破那道看不見的屏障。
奇怪的是,受到限制的只有人類,大自然所有的一切都不受影響。河流依然能從遠處匯流奔向大海,嘗試著從河中進入海中的人會被擋在出海口的地方,無法再向前進。
恐慌在世界上蔓延開來。



他揹起行囊,偷偷摸摸地將字條從門縫塞進父母的臥室中,躡手躡腳地離家出走。
距離海洋自我封鎖的那日起,已經又過了百年。
各國政府在協商後,擔心海洋會再次變異造成危害,將所有靠近大海的陸地圈畫出了一個禁止進入的範圍,派遣軍方駐守,所有關於海洋的研究資料被列為機密。
為了滿足人民對海洋的好奇心,每天會有固定的公車從固定的路線開過禁止進入的範圍邊緣,讓人們能遠遠地眺望大海。
少年的祖父曾經是個海洋學家,投入研究大約五年後遇上了封海,那個時候少年的祖父正好待在船上,一覺醒來就已經回到了陸地上,研究用的船隻甚至像是擱淺般完全卡在海岸中。
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年紀還小的他好奇地問著說故事給他聽的祖父。
非常的可怕。祖父回憶著。能很清楚感覺到大海生氣了。
海洋發怒。這是傳播得最普遍的、對於封海的解釋。
許多新興的宗教藉此興起,但無論是科學的力量,還是不科學的力量,在這一百年中都沒能讓大海重新接納人類。
少年站在公車站牌旁。
清晨的街道寧靜得像是另一個世界,他打了個呵欠,眼角瞥見有什麼東西從對面的街道上奔跑而過。
是貓啊。
察覺到他的視線,黑色的貓警惕地停下腳步,回過頭來與他對望。
站牌亮起了公車即將到站的指示燈,少年望了望遠方正緩緩駛來的公車,再回過頭時貓已經跑掉了。
到站後的公車感應到有人要上車,自動打開車門,等到少年上了車,才合上車門繼續向前行駛。
循著最短的路徑到了海岸邊,坐在靠窗位子上的他眼睛一亮,趴在窗戶上直盯著遠方的海岸線猛看。
蔚藍的色彩很快就近在眼前,少年下了公車,走上建在禁止進入界線邊緣的瞭望臺。
他曾經聽祖父語帶懷念地說過,在封海之前,只要接近海邊就能聞到海風吹來的淡淡鹹味。
封海之後,就什麼也沒有了。
少年站在瞭望臺上凝視著海面,像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不會影響到他的這份專注。
「你這孩子......」咬牙切齒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少年戰戰兢兢地回過頭。「叔、叔叔......」
一早起床正要準備早餐的少年母親發現了少年塞進門縫中的字條,立刻使用通訊器通知就駐守在封海區域外的小叔。
「說過了好幾次不准自己偷偷跑出來,你爸媽都要擔心死了!」
「對、對不起......」
少年的叔叔嘆了口氣,和少年的父母一樣,都拿少年對海洋的狂熱沒轍。
「以後不要再自己偷跑出來了,很危險。」
少年撇過頭,沒有回應。
「用這些跑出來的時間好好念書吧。」少年的叔叔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頭,俯下身放低了音量。「他們正在討論開放讓科學家和海洋學家近距離研究封海的事情,大概等你長大之後,也差不多有結果了吧。」
「真的嗎?」少年眼睛一亮。
「叔叔什麼時候騙過你,不過這件事情你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到處亂說。」
「好!」
少年上了回程的公車,十分高興地對著車窗外的叔叔揮手道別。
總有一天,他要親手觸摸到海水,嚐嚐祖父口中說過的,那專屬於海水的味道。
少年如此下定了決心。



後記
這個題目一開始還是想到人魚公主之類的,可是又覺得想寫點不一樣的東西。
所以依舊是拿來開腦洞了。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