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髻、和歌、風鈴


※感謝矽矽的點文!
※頭好痛QQ


破碎的朗誦聲從不遠處傳來,她迷迷糊糊地聽了好半晌,才聽出那是個小孩子在唸和歌。
唸得難聽死了。翻了個身,勉強又聽了一小段,她打了個呵欠坐起身,一早起來打理好的髮髻散亂在腦後。
「喂,那邊那個,別唸了。」
顫顫巍巍的童音嘎然而止,有些疑惑他聽見的制止聲是真實存在著的,還是只是他自己的錯覺。
她揉著被地板壓紅的臉頰。「開窗,往下看,這裡這裡。」
小男孩順著她的指示打開房間窗戶,探頭向下張望,一眼就望見了倒坐在長廊上,面色慵懶的她。
這裡原本就有一座這麼漂亮的宅邸嗎?他納悶地如此心想道。
唉,小孩子就是麻煩。依舊是一副嫌棄的模樣,嘴角卻是笑著的。她朝小男孩招招手。「要不要過來玩?」
聽見邀請,小男孩下意識地往後瑟縮了下。「不,不行,媽媽會生氣......」
「為什麼會生氣?」
「因為,媽媽佈置的作業還沒念完......」
「哦。」她眨了眨眼。「沒關係,你媽媽不會發現你過來玩的。」
「可是......」
「她不會發現的。」
也許是因為她說得太過篤定,小男孩心中想出去玩與害怕被責罵的念頭,前者漸漸占據了上風,最後他在她的慫恿下,躲躲閃閃地跑出家門,來到了隔壁的這座宅邸前。
「歡迎來到,我的宅邸。」她笑瞇瞇地到門口迎接他。
她牽起小男孩的手,領著他往宅底深處走去。
明明是白日,宅邸內部除了靠近庭院的長廊外卻是一片昏暗,燃著燭火的紙燈籠按照一定的間距擺放在各處,映出他們行走時扭曲的影子。
「嗯,我記得是往這邊走。」她又帶著他拐過一個轉角。「好了,我們到啦。」
拉門被打開後,是一間空曠的、角落裡堆滿了大箱子的房間。
她從箱子裡翻出了一疊圖樣各異的紙牌,笑嘻嘻地對小男孩解釋遊戲規則。
「一次只能放一張牌,可以一直放。你看,從這邊這樣弄,牌就會跳起來,蓋到別人的牌上面就可以吃掉那張牌,吃掉最多牌的人就贏了。」
玩法很簡單,小男孩很快就學會了,並從最初輸多贏少的情況下變成了贏多輸少。
「好了好了,不玩了。」又輸了一次,她將手中剩餘的紙牌全都扔到地板上,示意就到此為止。「你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正乖巧地把散落的紙牌收成一疊的小男孩停下動作,沒有回應。
她伸了個懶腰,漫不經心地抬起手揉了揉他的頭頂。「沒事,你媽媽不會發現你過來玩的,安心地回去吧。」
小男孩在她的勸說下終究還是戰戰兢兢地回家了,一路通行無阻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探頭往窗外看去可以看見隔壁宅邸的庭院以及已經空無一人的長廊,奇怪的是他的母親的確沒有發現他有出門過,甚至懷疑他是不是在房間裡念書念到睡著了。
在那之後,小男孩又應了幾次她的邀請到宅邸中遊玩,每次都是去那間角落中裝著各種玩具的大箱子的房間。
小男孩曾好奇地問過她能不能去其他的房間玩,她思考了好半晌,才搖搖頭。「不行,太危險了。玩累的話想看書可以開門去隔壁的書房,其他地方不能去。」
時間一晃眼就過去了大半個月,這一天,她一反往日懶散的模樣,起了個大早,梳好髮髻,換上層層疊疊的衣裝。
「哎,那邊那個盯著書發呆的小朋友,過來這邊一下。」
她依舊在門口等著小男孩過來,卻沒有再拉起他的手帶他走進宅邸。
「該是道別的時候了。」她將手中拿著的風鈴塞到小男孩手中。「這是紀念品,記得要好好保管啊。」
小男孩抬起頭,握緊被塞到他手上的風鈴,滿臉茫然。
「快回去吧。」
隔天,小男孩被喊起床吃完早飯後,照著之前的作息坐在靠窗的書桌旁讀著前一日沒有讀完的書籍。
叮鈴。掛在窗邊的風鈴發出清脆的聲響。
他轉過頭望向風鈴所在的方向,順便瞄了眼窗外的景色,幾名與他差不多年紀的小孩嘻嘻哈哈地在公園中玩起了捉迷藏。
奇怪,他們家隔壁一直都是這座小公園嗎?他納悶地如此心想道。
叮鈴。
又是一陣風吹了過來。


後記
看了夏目之後一直對妖怪喊夏目大人叫人類的幼崽這件事情很心動。
我好像老是會對奇怪的點或景色很心動,算是靈感來源吧XD
筆記一下怕連自己都忘了。
宅邸是妖怪界某種入口,女子是守門人,宅邸會隨著我也還不知道的規律移動,女子特別打扮都是因為要移動了。
其他詳細的設定就,都還沒想。三題我只用來開腦洞,不用想前想後最棒了!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