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之海

維勇維,我們所在意的那些小事


好擠。
勝生勇利小心翼翼地呼吸著,又往床邊挪了挪。
已經睡得打起小呼嚕的馬卡欽窩在他們之間,側躺著的他只要稍微把頭往前伸似乎就能埋進眼前鋪滿整個視線的褐色絨毛裡,而再過去是一張他已經看了十幾年,卻仍舊會忍不住對他怦然心動的臉。
到底為什麼維克多會對一起睡這件事情這麼執著呢?幾乎從來沒有明白過對方在想些什麼的勇利嘆了口氣。
「勇利,你睡著了嗎?」
聽見維克多的呼喚聲,勇利慌張地閉上了眼,竭力使顫動的眼角平靜下去。
維克多安靜地等待了一小段時間,確認真的沒有任何回應才又喊了一聲:「勇利?」
沒有得到預想中的回應,無法實現一起聊天聊到睡著這個願望的男人有些失望,但他很快就找到了新的目標。
眼睛逐漸適應了昏暗的視覺環境,維克多摸索著將馬卡欽拉往自己的方向,艱難地與牠交換了位置。
被吵醒的大狗狗一臉困惑地望著自家主人,只得到了幾下帶著安撫意味的拍頭,讓牠繼續睡,不用管他們。
勇利幾乎在閉上眼的那一秒就開始後悔起了自己裝睡的行為,因為看不見,他只能將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在維克多磨磨蹭蹭地移動著自己與馬卡欽的身體時緊繃著神經。
「勇利?」
再度響起的呼喚聲是名符其實的近在眼前,勇利一邊納悶維克多想做什麼,一邊不自禁地屏住氣息,直到鼻尖傳來被手指捏住的感覺,他才因為驚嚇而猛然睜開眼。
「勇利果然是在裝睡。」面露不滿的教練把臉貼了過去,完全無視自家選手已經不知所措到極點的表情。「為什麼要裝睡?」
「......因為現在是睡覺時間。」無法思考的腦袋下意識地吐出了標準答案。
啊,維克多笑了。勇利也跟著勾起嘴角,卻立刻發現他還沒有打消要與他在睡前閒聊的念頭。
「勇利如果睡不著的話會做什麼?」
「睡不著的話......可能,就想想之後要做什麼事吧。」勇利有些難為情地這樣回答道,錯開了與維克多對視的目光,將視線投向已經空無一物的牆上。
他到現在仍舊沒有什麼真實感。
曾經以為遙不可及,對自己根本沒有印象的憧憬對象,現在就在觸手可及之處。
......雖然有時候距離得太近了一點。
在同一床被子底下的手腳纏了過來,太過自然的舉動使勇利錯過了出聲抗議的時機,只好任由維克多像是在抱等身抱枕一樣把自己摟得緊緊的。
從另一個人身上傳過來的溫度十分溫暖,溫暖得讓人忍不住開始有些昏昏欲睡。
等到身邊隱約能聽見的呼吸聲變得平穩,維克多才睜開眼,饒有興致地看著已經陷入半夢半醒狀態中的勇利。
勇利真是太容易害羞了。想起每次自己太過靠近時勇利有趣的反應,維克多在感到開心的同時又為了沒辦法從對方口中直接得知他的想法而感到失落。
即使已經得到勇利會用滑冰來回報他的承諾,彼此的相處也比深談之前更加隨意,他卻總覺得還是差了點什麼。
他們之間的關係應該要更加親密才對。
作為勇利的教練,想了解勇利的所有事情,不只是因為這樣能更好地替勇利安排訓練計畫或表演編排,更重要的是他想再一次看見勇利曾展露出來的、那個讓他願意拋下現有的一切,帶著所有家當來到另一個國度的東西。



前一晚設定好的鬧鈴還未響起,勇利就已經從睡眠中甦醒,他先是困惑地想著為什麼手底下會有這麼細膩的觸感,簡直就像是他正在觸摸著毫無衣物阻隔的赤裸肌膚,後一秒睜開眼看見近在咫尺的安詳睡臉,立刻嚇得他慌慌張張地跳下床,途中還不小心撞到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改睡在床邊地上的馬卡欽。
因驚嚇過度異常清醒的腦袋終於開始恢復運轉,勇利默默掃了一眼維克多睡到衣襟大開的模樣,憶起是自己答應了要跟維克多一起睡,才會造成現在這個使他差點以為自己是在作夢的情況。
「勇利?要起來了嗎?」被勇利的大動靜吵醒的維克多從床上爬起來,鬆散地掛在身上的浴衣有大半自肩頭滑落。
同樣被吵醒的馬卡欽看見主人已經醒來,主動攀上床沿,換來維克多的一個擁抱。
「早安啊,馬卡欽。」
「汪。」乖巧的大狗狗搖了搖尾巴,轉過身去仰起頭望著還在發呆的勇利。
「勇利,早安。」
「早安,維克多。早安,馬卡欽。」回應完早晨慣例的招呼語,勇利蹲下身摸了摸馬卡欽的頭。「我們先準備出門吧。」
維克多睡眼惺忪地爬下床,邊往自己的房間走邊問和他一起離開房間正要去盥洗室的勇利:「今天的早餐是什麼?」
「好像跟昨天是一樣的東西......」
「勇利。」
「嗯?什麼?」
「今天也一起睡吧?」


後記
CWT45第一天凌晨難產出來的無料XD
因為當時實在是太困了而且開始感覺到內臟痛所以草草收了尾,其實主要是想寫維克多對勇利的親近啦......當初看動畫真的覺得這種親近超級不合理,後來才知道根本是勇利把事情全忘光了。
雖然就算是這樣,維克多也對勇利太親近了......

PageTop
 

留言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引用

引用 URL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